我们的《拿来主义》

 

在济宁市2004年3月16——18日的优质课比赛中,有四人讲《拿来主义》,唯有微山一中的李猛老师抓了语言,且结合现实,深度开掘了原文。其他的大多从论证方式上,搞大而化之,什么先破后立,比喻论证等,本质上人云亦云,结果当然淹没在众生之中。

今天想,我们,对《拿来主义》情有独钟。它思想旷古,是中外文学理论界,罕见的光辉文献。从文学角度讲,它是杂文,语言热辣,解馋,可口。为了有效鉴赏语言(挖掘内涵),独有我们,把它抽成一个特别直观的纲要信号(见我们的《破理》纲要信号二十例)。

杂文语言形象。“拿”(毫不客气),相反是“送”,怎样送?“捧”,“一路挂”,(一副媚态),送的结果,人家“抛给”(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再也没有选择权)。怎么拿?“挑选”(不是连姨太太也拿来)“占有”(不做拒绝的孱头,也不做烧光的混蛋)。为何拿?求“新”(人成新人,文艺成新文)。抓一“拿”字,纲举目张,且由“拿”生发的一系列动词,和几个名词(比喻),既形象生动,又意蕴丰富。

离开语言文字,这篇文章的特色怎么谈?因而能否这样说,任何离开语言鉴赏的阅读课,都是外行的,也注定会失败。

深度开掘。请问:《拿来主义》的深刻含义,仅靠史料介绍能够讲明白吗?不能。事实上,真正的理解必须借助学生的生活体验(体验也是课程)。于是我设计了如下延伸(或曰“深度挖掘”):

同学们,作为语文老师我该如何“拿来”?

课堂一下炸开锅,学生情绪顿时高涨起来,下面手臂如林:

你该跨出深门,向你的同行拿来,你该放下架子,向你的学生拿来,你该向你的妻子拿来,因为尺有所长,寸有所短,你该向生活拿来,那里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东西……岂止是开锅,简直一条汹涌的大河决堤了!我想,这效果,或许酣畅淋漓了。

课如此,名次会有悬念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