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样的《套中人》

大赛中,邱静老师讲《套中人》,课堂效果,连她自己也感到意外。

原来我们方法别样——扭住了“假设”。

作家王蒙说:“文学作品不是新闻,它是按着假设说下去的。”那么《套中人》假设的是什么?又是怎样假设的?

假设的是什么?

这是《套中人》的内核(也几乎是契科夫所有作品的靶心),可否用一个字概括?(不问教参有多少叙述,网络有多少资料,你必须用自己的话)我的答案是:怕。

怕什么?须有两点把握:

1、革命。

革命是正常的,但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能那样雅致,那样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爆烈行动,说白了就要摧枯拉朽,刨开反动阶级的祖坟,鞭尸,碎骨,但千百万被反动统治阶级,捣碎脊梁的奴才,惶惶不可终日,战战兢兢,蜷在墙角,只有一个字:怕!

2、实际。

实际生活没有教条,没有先念,只有真实生动。那里是前沿,在一线,求运行,讲基本需要,有人间烟火,重喜怒哀乐,鸟飞,鱼跃,花香,生命舞蹈,真情流淌,无贵无贱,无长无少,实之所存,理之所存也,因而跨界,混搭,变通,突破,随时上演。从教条到实际,从先念到生活,有十万八千里之遥,那些被“套死”的人,只有“怕”。

这是别里科夫的精神内核,是作者的假设点。

怕,一个字,点活了整篇小说,所有的情节均有了着落。抓住“怕”,一捶,捣散了一头牛,小说砉然而解!

(以上是整体感知,并非胡扯闲谈,“革命”、“实际”都是哲学命题,对于涉世未深的学生来说,他们哪里真正理解,何况这是小说)

怎么假设的?

先有一个素描:有形的套子——耳塞、墨镜、皮衣、锁门、拉被子,无形的套子——教希腊语,口头禅(千万别闹出什么乱子)。关键在“小脸苍白”“整日吓得哼哼唧唧”。

再讲一个故事:谈恋爱(1、竭力辩解,2、被打,滚下楼,3、竟安然无恙,却遇见华连卡,4第二天死了:波澜曲折,极尽嘲笑夸张)。

这种带有夸张的假设,可以让学生体验一下:

怎样让别里科夫走出套子?

一下又活跃起来(手臂如林了):

让他去听轻音乐,参加演唱会,让他去旅游,让他去蹦极,再让他去谈恋爱……(笑声满堂)

让他们有独立的思想。(学生认识,豁然开朗)

咬住假设,一泻而下。朋友,你给该课打什么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