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屋之内现恐慌

直觉告诉我,学生作文思想贫血。

尽管他们学过辨证唯物主义哲学,思想还是浅而狭。浅,躺在娘怀里没长大,跟着感觉走,常常人云亦云;狭,凡事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道德至上,价值偏颇。而高考则要求学生成熟健全。

于是,2004年秋,面对新一届高三学生,我写了本小册子,名曰《解读人文》,共十篇杂文(发给学生,逐篇讨论),内容大致两面:一、我爱道德(两篇文章),二、我更爱独立思考(八篇文章)。“爱独立思考”篇篇像洞天石扉,訇然中开,让学生闻所未闻,其中有一篇《正与野》尤令学生“恐慌”起来!

根据台湾(旅德)作家龙应台的观点,中心(正)和边缘(野)的位置是不断更替的,即处于主流或统治地位的旧事物,早晚要让位给处于支流或陪衬地位,富有生命力的新事物,是这样,“野”生生不息,每天都迎着阳光,夺路而出,奔跑在登堂入室的路上,“正”从来就没有正襟危坐,而是早已辞楼下殿,落荒而逃!“正”“野”易位,演绎创新和变革,这个世界永远充满生机和活力!

“那么,中国共产党的地位值得怀疑了?!”

学生,正襟危坐,几乎不约而同。

“不,中国共产党的伟大,在于大倡改革,提出了三个代表”

学生掌声响起来!

“野”,面孔崭新而奇特,非驴非马,行为不伦不类,抱着未来和希望,从山间,草丛,水边冒出,奔涌而来……想想看,政治,经济,文化,科学……任何领域每天都有一些无姓无名的新面孔出现,它们在以不可逆转的方式破茧而出,飞越关山,翔舞世界!

高考作文命题,在价值观上,早已不再瞒和骗,完全站在时代前沿,一年又一年,引领学生思考创新,学生却在铁屋内窒息,你能忍心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