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口号”

2005年7月,我被县教研室命为县高中语文学科中心组组长、学科带头人。

或许因为这个,秋后我被调入微山一中东校,带复读班。东校是教学试验田,升学任务重。

踏入东校那一刻,我就想,有一万个理由诅咒应试教育,但没有一个理由让学生在能考好的地方少考一分;有一千个理由逼学生加班加点学习,但没有一个理由人为浪费学生时间,比如面面俱到,却样样水过地皮湿。我们必须加强教研,形成自己的教学优势。于是,我给自己提出一个口号:

在语文试卷上形成若干根据地!

我坚信,“只要我班比你班,我校比你校,我县比你县,多攻三块根据地——三个知识点(试卷上约有而50个知识点,每个点3分),我就是万岁!”

于是我有自己的专题教学,比如基础知识中的,多音字、形近词、标点,比如阅读中的,正确理解词语和句子,准确把握文中的观点和态度,比如写作中的主体因素(思想、思维、材料、语言)等。

于是,我不再分专题和综合两个阶段,并把高三语文组印刷的一摞又一摞“资料”扔进了垃圾堆,坚决与“面面俱到”拜拜。

这一切,实质上带有浓厚改革色彩,从某种意义上彻底否定了他们前任老师,或者说整个东校的高三语文教学思路。

我,大刀阔斧!

对我的“大刀阔斧”,我的学生,我的同行,我的直接上级,有些恐慌。

然而,我只对事实负责,不对既定负责。

结果,我赢了!

2006年第一次摸底考试,我班语文成绩全校第一,其中作文平均在45分左右,而其他大部分班平均分,没有超过37分的,特别是一个北大苗子(岳琪)仅35分。

副校长韩瑞慧坐不住了,立即从其他八个班中分出一个班,让我带,我见校长治标不治本(立即彻底调整东校语文复读教学思路),拒绝了韩校长的安排。韩校长开始“很不愉快”,结果做了“妥协”——让我给全校每个班分别上两节公开课,以转变考生的复习思路。

“公开”到别班,别班语文老师多没面子?

其时,我很矛盾,我干嘛得罪老师们,况且一两节面对学生的课(老师们不转变)能解决什么问题?然而想想那些熬了十几年的孩子,想想那一双双真诚渴望通过分数改变命运的眼睛,我就坐立不安,于是铁了心——

只对事实负责,不对脸面负责。

我讲了,每个班级都座无虚席,每场都有学校领导如陈克全、侯玉忠、周长清等,自愿带笔记听课,他们投入和专注的眼神,以及学生活跃和神往的表现,一次再一次说明我的内容是有用的,于是全校沸腾了。

于是上班时有不少外班学生到我班听课,致使我班水泄不通,下课后特别是晚自习,许多外班学生到办公室,找我讨论问题,让我应接不暇。(我估计这些学生,是他们的语文老师默许,或鼓励来的)……

这还不够,更高层面,更大范围,也刮起旋风来了。

有老师领学生来,让我辅导,马玉升老师就多次,领他班的学生岳琪(北大苗子)和韩杰(韩校长的儿子)来,县教研室教研员化学教研员杨继深,领他的女儿杨绳来;教研室主任于安鹏,领他的孩子于航来;县教育局副局长张伟领他的孩子张健来……

一切如愿以偿。2006年高考我带的语文全校第一,东校语文组只有我得了县优秀学科奖。

自认为,我的口号,有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