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杯换盏何为宴?

大约是2006年秋的一个星期六,东校数学老师裴中军先生约我吃饭。地点在乡村菜馆

来到菜馆,呵!岳强、侯玉忠、屈云柱、褚然等几位老师已到,大家起立相迎,裴老师跑到门口:今天请严老师,大家陪客。

我一头雾水,为啥?

裴老师说,先喝酒。

酒过三巡,裴老师敬酒:

“严老师,感谢您的帮助,我的论文终于发表了!”

气氛推向高潮。

原来裴老师有篇关于教师评价的论文,投了许多次(至少三次),均石沉大海,后来找我修改。我把他的“头”砍掉,换成另一段文字,一下投中了!

其实发表论文,正如考场作文一样,有条规律:必须有鲜明的针对性。人们常说不破不立,“破”就是批判,用我的话说,任何论文都有一个假想的论敌,你必须有的放矢,用足够分量的文字,在开篇把论敌“涂黑”,指出他们的认识误区或盲区,这就是我在《破理》中提出的“相反分析”。你想,关于教师评价,现实中如果不存在任何问题,你还讲什么大道理?有什么必要发表这篇论文?目前教师评价,存在“无聊”和“功利”两大弊端:无聊,琐而碎,从备课,到听课记录,到课后记,到批改,到会议记录,到理论学习笔记……样样论高低;功利,只看教学成绩,不管教研水平,不问思想品德,目光短浅。这些让读者,触目惊心,文章就有了锋芒。

这是我的为文经验,也是裴老师中稿的秘密!

我给裴老师很有缘,从1996年到2006年十年间,先后两次带他班的课。于是推杯换盏。

裴老师很走运,此后文章一发不可收拾了!

后来他在微山一中评上了特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