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刻我不知说什么好

2006年10月27日下午,微山一中东校语文组全体老师,及一中所有中层以上领导,齐聚东校会议室,等待市教研室朱本华老师(金乡人,市语文资深教研员)作视导反馈。

朱老师两天听了八位老师的课,说到我,情有独钟:

严老师是微山一中语文教学的一张名片!

朱老师掷地有声,很激动。

会议室内随即爆发了热烈的掌声。

这无异一种强烈冲击波,顿时,我心里热流涌动——

或许,我的课《语言可以如花》(见前面专论),视角独特(语言能力是学生语文——尤其是作文——的核心能力,而淡化语法、修辞教学,扩大语汇和句式储备量,是提升学生语言能力的根本途径),目标集中(仅就句式而言),方法可取(老师实践在先,学生操练在后,并配有一本老师撰写的专题材料),效果神奇(直抵空白,拨云见日,学生豁然开朗,在全市范围内实属罕见)?

亦或是我本人有啥可圈可点之处?

我知道这已经不是仅仅对一堂课的肯定了。

从复读教学思路上看,我的“根据地”意识,或许有点“啥”?

我始终坚信:“只要我的学生,在语文试卷上形成若干根据地,只要我班比你班,我校比你校,我县比你县,保攻并多攻三个知识点,我就是万岁!”。

上一年调到东校,我就把主要精力焦聚在学生的几块根据地上:

基础知识中的多音字、形近词、标点,阅读中的正确理解词语和句子、准确把握文中的观点和态度,写作中的主体因素(思想、思维、材料、语言)等。

“攻占根据地”,避免了传统教学的面面俱到、盲目题海的愚蠢,客观上解放了学生,学生精力集中,当然就会轻松“出线”。上一年,先是我班学生(鹿永奎)在复读背景下破天荒发表了一篇诗情画意的散文(《美丽的瞬间》),接着第一次摸底考试作文平均分在45分以上(超过任何一个复读班),最后高考只有我班得全校优秀学科奖。

《语言可以如花》这节课,正体现了“根据地”意识!

从教研上看,我的“波澜壮阔”,或许算点“啥”?

从1999年到2006年我在全市语文教研大会上有过两次发言(一次自由,一次被特邀),且受过公开表扬,期间在省级以上报刊发表了近二十篇论文,内容涉及阅读和写作等领域,也许对于语文教研十分专注的朱老师一直非常留心这些,并十分厚爱,怜惜,珍视,以致惊叹之,因而早就想听我一堂课,或许今天这堂课,恰恰是一个痛快而解馋的印证?

……

可否这样说,朱老师评价的不是一堂课,而是一种品位。在朱老师看来,我的教学和教研或许不唯上、不唯书、不唯俗,只唯实,耳目一新、有理有据,而且经过了时空检验,具有了品牌价值和符号意义!我知道我还有很多缺点,但朱老师偏偏就情有独钟,不吝褒奖。

因而,这一刻我不知说什么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