淬火一环

2006年秋,我仍在东校带复读班语文课。

我比以往,更下劲,大刀阔斧搞我的改革,2006年10月27日市教研室朱本华老师,视导时,给了我高度评价,又加上,上一届高三,我很有成绩,我觉得我是在踩着风火轮飞翔。

然而2007年第一次摸底考试,我班和其他班级一样,语文考砸了!

我遭遇了滑铁卢。

说老实话,市里考试就直捣我们的软肋,偏偏在审题上给我们难堪。

试卷的作文是一道材料题——

(法国作家雨果的一首诗)

统一

在棕色起伏的地平线上,

太阳,这朵光芒万丈的鲜花,

在黄昏时分,把脸俯向大地。

一朵新开的银菊,在麦地旁,野草丛中,

一座将坍塌的灰色的墙上,

怯生生放射着天真洁白的光,

而这朵小花儿就从残破的墙上,

注视着那颗在永远的碧空里,

万古不息地倾泻着流光的巨星;

“至于我,我也在放射光辉”!它向他说道。

 

别的不说,单说一个“也”字就让我们想到:无论地位高下,身份尊卑,能力大小,人们都有自己的光彩,都可奉献自己的光热。都应积极向上,不自卑。

但70%的考生,写了“团结”、“协作”,还有祖国“统一”,不是跑题吗?而跑题的直接原因大概是没有看那句抒情性的话。

深层原因呢?

学生阅读能力差。如此简单的文字,你读不懂,你平时的阅读水平可想而知。阅读是写作的基础,阅读能力塌陷,写作能力,尤其审题能力必然糟糕。

这就要追究老师的责任了。

如果打一百板,五十板应该打在,他们前任语文老师的屁股上,

苛刻地说,“前任”授课基本只讲基础知识,因而学生的阅读和写作普遍很差,今天的考试结果就是大暴露。

我的五十板在于,带该班半年,责任不可推脱。

严格讲,我虽然对作文教学研究很有兴趣,但真正体系还未形成:我的写作教学还存在明显薄弱环节,尤其“审题”,还需要好好淬火!

从此,我突出了审题教学。

从此,我彻底完备了我的写作教学体系:

“学生写作文”,是三个概念(以下四行,你应连读三遍),“学生”——行为主体,有思想、思维、材料、语言四块,“写”——行为过程,有审题、拟题、行文、修改四步,“作文”——行为结果,有基础、发展两级,其中“学生”“写”在一般实际教学中关注很少。

(这些说法,国家中语会副理事长张翼健先生等,在2008年5月26日,微山一中的课题结题大会上,全部予以肯定。天津教研室副主任赵福楼先生,2015年4月12日,也在中华语文网上,予以褒奖)

淬火完成,短板补上,必有成绩。

2007高考,我班的语文成绩又是全校第一,我又得了县优秀学科奖,而后我去了南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