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关

2006年12月7日,下午2点我和双语小学的高祥虎老师,踏上北去长春的列车出发了。

我们去参加全国中语会在长春举行的,首届“语文学习策略研讨会”。列车在干燥寒冷的烈风中奔驰,穿过夜晚,迎来黎明,薄雾中的东北平原异常的沉静和神秘,村落不大,一般十几户人家,房屋一律平矮,两头冒烟,白白的,似乎害怕寒冷,很快消失。村里只见路和房子,看不见人。原野上,树木零星散落,抱团蜷曲,等待遥远的春天。此外什么都没有了。我无心联想日俄战争,解放战争,在东北的上演,只是不断对照着,老人们那些关外求生的感受。

今天我也闯关东了,不知明天会发生什么。

8日下午3点到长春,3点半报到,晚8点开分组(分小学、初中、高中、大学四组)预备会。

晚8点,我和高老师分别去了高中组和小学组。

高中组与会的98人。说实在的,我并不知道当晚会议目的是啥,只听主持人(现场三个中的一个)寒暄之后说,咱们现在举手自由发言,讨论大家关心的问题,并自报家门,姓氏名谁。

第一个发言的是山东烟台的一位老师,他拿了两张纸,似有备而来,一股脑讲了语文基础知识、阅读、写作。什么都讲,什么都讲不清。我真不知道他给大家留下什么。

第二个发言的是河南的(具体地区记不清了)的一位老师,没有拿稿,嗓门高,滔滔不绝,最后越说越激动,竟放声哭起来。原来他讲学生并不理解老师的真诚和辛苦。我猜他可能是个班主任,可惜不是讲语文。

看到前面发言的,或浮光掠影,或言不对题,我有些耐不住:为何这样浪费时间?我站了出来:

目前,学生作文中思想健康和感情真挚的关系如何处理。每年的高考作文考纲中都有“思想健康,感情真挚”的要求,而所谓的“健康”实质是,当“真挚”与“健康”发生矛盾时,比如你不能容忍什么,不能接受什么时,你只能歌颂,不能批判,只许“正能量”,不许做《皇帝新装》中的那个孩子,你必须牺牲“真挚”,屈从“健康”,而这样下去,学生越来越往象牙塔内钻,越来越沉湎高蹈,风花雪月,玄乎,悬乎,梦呓般的嚼舌头,而悲天悯人,放眼现实的文章越来越少,长此以往,从喷泉里喷出的只是水,不仅文章写不好,人也由“赤子”变成“魏晋名士”了!

面对这种局面,我只能说:“真挚”比“健康”更重要!

我的发言引爆了掌声。

接下来还有六七个发言的。

接着,主持人三分钟闭门磋商,最后突然宣布:

根据刚才的发言,我们推荐山东微山一中的严承柱老师,和北京航空航天中学的张春梅老师,代表高中组,明日到全体会议发言。

这让我感到意外,但第二天我确实面对,来自全国的代表,出现在主席台上了。

那一刻,生平第一次感到,我离开了朝夕相顾的家乡,突然在文化上真正“出关”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