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里之约

2007年3月的一天,突然收到吉林省东辽县安石二中初中语文老师王永明的来信:

让我为他主办的县级刊物《拓荒者》撰写发刊词。

这一要求,来得突然,我们素昧平生,而且长城内外,关山万里。

然而推脱是不行的,有对方的真诚在。

灯下,我的心热起来。

王老师,1985年大学毕业,任教农村初中,十年间成功进行了,“开放式语文教学(尤其开放式作文教学)试验”,发表了20余篇论文,有《课改日记》(二十万字)、《沃土飘香》(学生获奖作文选,十五万字)出版,为深化课改研究,王老师最近在全县范围内组织了一个教师教研联合体,并准备为该组织办一个刊物《拓荒者》。

显然,王老师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村中好事者”,心胸和境界远超过常人,读着王老师的信,我仿佛看到一团映天大火,在噼里啪啦地纵情燃烧!而这团火的引燃,或许深远,但“拓荒”一词,或许采自《解读人文》(十篇杂文——我在2006年12月9日,东北全国中语会上散发的材料之一)中的《虚实》篇。

其实,我们所有的工作,只有两个字:“拓荒(思想认识之荒)”。

仔细看我们的认识空白,随处即是,故曰:举目洪荒。

不要看我们怎样的哇哩哇啦,我们该做,且能做的事很多很多 ,但是我们既不务实(从实际出发,拿出90%的时间,到一线去,到课堂操作,阅卷现场去),也不求真(潜心思考,大胆抛弃固有习惯和模式,走可行之路,并高举起真理的大旗),即便真理就在脚下,就与我们咫尺之遥,且马上擦肩而过,我们也无动于衷——什么都不做,因此,洪荒依然是洪荒!

没想到,这些在常人看来,近乎“梦呓”的“胡言乱语”,字字句句,令王老师解馋,过瘾,再进一步说,“拓荒”一念或许突然照亮了王老师的整个精神世界,并在他心中燃起大火,才有情不自禁的万里之约。

一团精神之火在燃烧!

为使火光冲天,我没有任何理由拒绝,来自万里之外的盛约。

这便有了《拓荒者》发刊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