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学生走向社会之前

 

 

从走进校园那天起,学生(也包括曾经的我们)耳边就充满了如此说教:

乖巧是最大可爱,老实为终生美德,顺从应压倒一切。

仁者爱人;德之厚,必有邻;厚德载物。

……

这源自千年的思想冲刷,使无数学生的灵魂接近了透明,以至苍白。

因而他们回到现实中,大多像柔石一样,立刻圆睁了双眼:啊,怎么会这样?原来,他们发现自己成了傻子,……

传统的说教只讲道德,似乎把人的权利给忘了。这严重的偏颇,对那些即将走向社会的青年人来说,无疑极其有害的。请问你想让他们将来也都变成没头、没脸、没心、没肺,始终唾面自干,被卖了还跟着数钱,甘为牛鬼蛇神垫轨的“活奴”(或牺牲品)吗?

谁也不想。

那么,在学生走向社会之前,立足现实,及时进行人权意识启蒙,就刻不容缓了!

然而,人该享有那些权利?

笔者且拟十个方面,以供大家批评。

一、平等权

无可否认,由于种种原因,社会原本就存在不平等。但这并不是说人天生就该,谁压迫谁,歧视谁。自然人(的身体),有高有低;社会人(的尊严),完全等高。假如命运不公,偏偏就把你抛进荒郊野外,或九层地狱,你也不要气馁,因为尊严是有的,只是时间问题,请不要哀求谁,请始终坚信“以打(取得成就)促谈(论尊严),边打边谈,打而不谈”这三句话,共产党以九十万游击队,打败八百万国民党正规军,正是这样做的。从某种意义上讲,平等不是上天赐予的,是自己“打”来的!

二、知情权

如果说人要有眼睛、耳朵、手和脚等 ,那么社会就该赋予普通人看报、听广播、触摸东西、走访关键人物或部门的权力。或者从另一角度说,不论谁做什么事,一部分人都应该在事前、事中、事后,向另一些有关的人通报事情过程及详情,否则便被认为剥夺知情权,你想,信息严重不对称,在事情毫无端倪之前,你不就彻底输光了?(比如别人借你的钱,到底干嘛用了,对方以什么作担保,最后有无能力偿还,你一概不知)。你想不被人当猴耍,就要在信息上,争取两个字:“早”和“多”。这是割头也不能妥协的大事!

三、思考权

一个人可以隐遁,可以坐牢,但倘有一息尚存,他仍要思考。于是,茅舍炊烟,陶渊明的家乡从未“远”(虽然“心远地自偏”);铁窗冷月,苏东坡的天空依然“晴”(虽然“也无风雨也无晴”)。光耀千秋的是思考,掀起人类社会风暴的是思考,退一万步说,人之成为人,就在思考。人不可能都成为思想家,但人至少对眼前的一切保有俯瞰、审视、深究、假设等思考权利,从而为自己(也为别人)找一条出(新)路。人若因某种暗示或某种(思想)钳制,而不得进行起码思考,其结果只能是:不仅不会有任何出路,也彻底失去了在这个世界存在的价值。不能思考,毋宁死!

四、发言权

一个叫人的人,他必须善于在关键时刻讲话,以明辨是非,控制局面,左右形势。孔子“敏于行,讷于言”的说法不全对。假如习惯了倾听,并谦卑为怀,以“讷”为贵,坏人就会信口开河,胡说八道,进而倒行逆施。从另一角度讲,文明烂熟的标志之一,恐怕是尊重人的发言权。假如只许我说,不许你说;我说错了你也得听,你说对了我也不听,谓之野蛮。压制真话、拒绝心声、屏蔽来自一线的呼声,历来没有好结果。莺歌燕舞、百家争鸣,看上去没有遵循和章法,但一吐为快,畅所欲言能抵制多少黑暗,喝退对少无知,唤醒多少热情啊!

五、创造权

几千万次,都证明了的一条死路,大家还要走,那不是悲哀吗?于是,异想天开,快刀斩麻,化复杂为简单,化腐朽为神奇的事出现了,你说这叫“狗急跳墙”“不伦不类”“非驴非马”都行,请你为此鼓掌,因为但凡依规蹈矩——唯上、唯书、唯俗的人,最后都是平庸的低能儿(当然也就悲哀)!你睁眼看看,生活到处是盲区,你只要立足盲区,就会有突破,突破就是创造,创造就是生命黑夜的启明星,是人类神话的产房破啼。面对无奈的现实,有多少人在期盼,在焦渴的等待创造的光临啊!因而在这里,我不敢苟同孔子“述而不作”的观点。

六、活动权

只要还有心肺,就渴望走出一隅,到外面去,到现场去,到生活的广阔天地去,沐浴春风,浣洗精神,享受思想萌芽,情感奔驰,生命放歌!活动——与人接触,多么重要。没有了活动,哪有神奇的“物理”或“化学反应”(文明进步)?你想,所谓“知行合一”、“格物致知”,本质上不就是人与客观的接触?单说人与人之间,假如都像精装罐头,彼此间没了起码的“危险”(实质是杞人忧天)接触,人就真的圈进了死牢,停止了生命,现实就只能蒙昧,社会就沦入倒退和黑暗!就个人价值而言,一个人,终生息交绝游(放弃活动),只能是十足的书呆子,在今天是绝无市场的!

七、犯错权

一部科学史,就是一部实验史,或曰犯错史。比如666粉(一种灭虫农药)就试验了666次,前665次,人们都在犯错。谁都不希望犯错,但如果剥夺了一个人的犯错权,这个世界就没有纵横驰骋、痛快淋漓了,那些有着丰功伟绩的人,大多不是十全十美(或尽善尽美)的人,如果过于前瞻后顾,步履谨重,无异带着镣铐跳舞,这样的舞蹈无非是一种扭曲。朋友,你有一股“泼”劲儿吗?

八、获益权

美国心理学家,马斯洛认为人有七种需要(本能、安全、爱与被爱、归属、认知、审美、实现自我价值),而实现每一种需要都体现为一种获益权。当人从物质到精神,全部被掏空后,人就是尊严的乞丐。这种乞丐还会讲究什么呢?“鼻子不是,脸不是”,如果不能忍受猪狗或草芥般的轻贱,就要“该出手时,就出手”了!

九、财产权

“君子有恒心,无恒产”,作为儒家的迂腐观念,几千年来未曾有人怀疑。但马克思告诉我们,尊严的最终体现即财产(人类首先吃、喝、住行,其次才是宗教、文化、艺术)。要欺负一个人,先剥夺他的财产;要抬举一个人,先赋予他财产。交割、分配、摆平,财产应该拿到桌面上公开谈。“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君子不言利”,是不好意思,还是哄憨种?。

十、支配权

请问,谁能容忍这样的事实:你一直,且将永远被当作摆设或木偶。

必须承认,你确实是别人的——你是父母的儿女,老师的学生,领导的小兵,但你绝对又是自己的——你物由你手,你魂跟你走,你手写你口。你何必把一切交给别人,任由别人发落?尽管那些发落冠以权威、神圣、好心。当然,所谓“支配”并非一意孤行,而是尽一切可能让“礼”让位给“理”,面对现实,实事求是,摆脱一切“搀扶”,独自秉天立地,为这世界写下自己一笔。

“支配”,乃人生最高价值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