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写作教学的两个核心任务

——山东微山一中

严 承 柱

高中是基础教育的最后阶段,其写作教学的核心任务,或可压缩为两点:写意,破理。这两点不过关,就不算完成任务。

写意。

在小学和初中,学生的叙写,往往只囿于有名有姓的真人真事(实乃思维低幼),到高中就不是这样。高中的叙写有何企及?

下面这段话的笔法会告诉你。

请从从生猛海鲜、美酒飘香的酒楼走开,到老少边穷地区看一看因交不起学费,而挡在栅栏外,嗷嗷待哺的儿童吧;青从璨璨皓齿、袅袅腰肢的舞厅走开,到偏远山区看一看,因严重染氟,而满嘴黄牙,身躯佝偻的村姑吧!

这段话(的描写),传神,脍炙人口,令人击节,但你仔细看,它不是写哪一时,哪一地,哪一个具体人,它已类化了生活。

这种笔法在初中没练过,这就是写意!在高中必须学会。

写意,原是绘画术语,即简笔勾勒,描写大意,如中国国画,几个竹节,几片竹叶,便有(竹的)高风亮节之意,几条锐角折线,耸入云端,便有(山峰的)峭拔、巍峨之美。写意,特点有三:1、有描写;2、所写主要是某种类别;3、着墨不多,简笔勾勒,命在取神(略貌取神)

从文学上讲,写意,就是把概念(作文题)变成画面(具体情境——在作文中表现出来的是材料,这材料如风雨般扑面而来,如江河般奔涌而至,而且完全由自己创造,和着泥土气息与生活手汗),属文学创作。特点有三:1、有描写;2、所写画面来源于生活,又大多经过类化,高于生活(不再是有名有姓的真人真事);3、率意取舍,简笔勾勒,命在传神(描写的着眼点或角度,自由灵活,写人不必从肖像,到动作,到语言,到心理全面刻画,叙事不必有开端、发展、高潮、结束等完整过程,只求传达一种精神风貌或韵味——略貌取神)。

关于这个问题,我已进行了二十余年的研究。

我发现,写意几乎活跃于每个文人的笔端,请看以下四例(仅列中国作家):

1、贾谊的《过秦论(上)》“陈涉瓮牖(窗)绳枢(门)之子,氓隶之人,而迁徙之徒也(身份)。才能不及中人,非有仲尼、墨翟之贤,陶朱、猗顿之富,蹑足行伍之间,俯起阡陌之中,率疲惫之卒,将数百之众,转而攻秦。斩木为兵,揭竿为旗(能力),天下云集响应,赢粮而影从。山东豪俊,遂并起而亡秦族矣(效应)”。

有描写。写个体——陈涉,更写类别——“天下”,“山东豪俊”。略貌取神——从家貌、身份、能力、效应几处着笔,描写即使如陈涉般卑微,困厄,拙劣,也可信手引燃濒临界点的那堆木材——天下情绪,因为天下苦秦久矣!

2、范仲淹的《岳阳楼记》,“淫雨霏霏,连月不开,阴风怒号,浊浪排空,日星隐耀,山岳潜形,商旅不行,樯倾楫摧,薄暮冥冥,虎啸猿啼。登斯楼也,则有去国怀乡,忧谗畏讥,满目萧然感极而悲者也。”

有描写。写类别——因外物而喜悲的迁客骚人。略貌取神——简笔勾勒淫雨、阴风、日星、山岳、商旅、暮色、虎猿,讥笑迁客骚人,不是君子坦荡荡,不是先天下之忧而忧,而是宦海沉浮于江湖之远,小人长戚戚,鸡肠狗肚,以个人得失萦怀!

3、苏洵的《六国论》“思厥先祖父,暴霜露,斩荆棘,以有尺寸之地。子孙视之不甚惜,今日割五城,明日割十城,得一夕之安寝,起视四境,秦兵又至矣”

有描写。写类别——以地事秦者。略貌取神——着力对比先人(疆土的)艰辛开拓与子孙不惜割让,描摹几个动作,勾画苟安、自欺的嘴脸!

4、朱自清的《春》“踢几脚球,打几个滚……”

有描写。写类别——春天里的人们。略貌取神——以几个动作表现,人们醉情春天的轻松、率意。

……

我还发现,写意也畅行于高考作文:

2000年高考(作文题:答案丰富多彩)江苏满分范文《四幕剧》,2004年高考(作文题:快乐幸福与思维方式)陕西满分范文《如果……》,2008年上海高考(作文题:他们)满分范文《他们》,2016年广西高考(作文题:看图作文,从100分到98分挨打,从58分到60分受奖)满分范文《说尺子》(今天几乎有井水处,皆知此文),均是写意的典型作。

当然,小说、话剧,小品、相声等文学作品的笔法都是写意。

文字上有写意笔法,人们的口头上也有吗?有。

说“忙”,头紧脚紧,两脚生风,一日千里追赶太阳;说“闲”,看蚂蚁上树,听知了唱歌,一壶茶,两颗烟,打发时光。说“对立”,怒目相向,卷袖子,撸胳膊,亮家伙,针尖对麦芒,睚眦必报,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说“和谐”,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彼此间,一升,半碗,别提,万了八千,随时来拿,别说我还拿得出,即使没有,我给你借去,咱谁跟谁?……

看来,写意不是谁杜撰的,不是谁想搞仨鼻眼儿、六指头,出洋相,而是实践中确有的,也就是说,无论如何,谁也回避不了。但事实上,我们大多少数人却从没关注它。所以学生到高中毕业还只能写有名有姓,有坑有窝的,真人真事,造成思维空间逼仄,作文材料严重依赖“读”“背”“记”等低级笨拙的原始积累形式,从不会面对(史料和)生活,进行艺术想象和概括,因而运笔僵涩,不能随心所欲,挥洒自如,文章面目可憎(不是生动传神,脍炙人口),其风格当然也就与空灵、清新相距十万八千里了。这实质是卡在小学(或初中)的“壳”里没有剥出来!当然也就从未开启文学创作,虽然整个高中从始到终,天天在读文学作品。

那么,“写意”的先决条件是什么?

曰:先明确,“神”是啥(心灵先有触动)。

如,你让学写“年轻(写意)”、“崇高(写意)”、“宽容(写意)”、“错位(写意)”、“尴尬(写意)”等,他感到好写,因为这些明确了“神”(主题思想)——属主题式,而你让他写“(微山人)写意”、“自习(写意)”、“(打饭)写意”、“(病房)写意”、“(舞厅)写意”、“(四季村居)写意”等,他感到为难,因为“微山人”等只是话题(说话的范围)——属话题式,还必须进一步明确“神”(主题思想)是什么。

明确“神”,简单看是一个技巧问题,但仔细想是一个如何开辟精神视野,和认识领域的大问题。

比如“年轻”,你可以写天真单纯、无忧无虑、活泼可爱,还可以写那些被视为不伦不类,非驴非马,根本不起眼的新事物(它们年轻),虽投生旷野,时时有被黑暗和凄冷扑灭的危险,却一直奔跑在登堂入室的路上,这“年轻”就是某种敢于创新的思想,然而我们一提“创新”,学生就一脸茫然,为什么?看吧!现在很多学校,让学生只读中国,不读外国,只读文学,不读科学,只问道德,不究真理(那些所谓的探究性练习,实质在玩文字游戏),实在是坑学生!说实话,一部外国科学史,就是一部文明创新史,那里有新芽破土的歌声,有后浪吞没前浪的快慰,我曾撂给学生一本《医史(主要讲西方)星空五十例》,学生真的知道什么叫创新了,他们仿佛打开了一扇窗,高兴的都要哭起来。也就是说,学生有了这样的“视野”,你即使抛给他(她)们如“微山人”之类带有话题性的题目,他(她)们也会拿(思想)年轻与否——创新有无,来衡量“微山人”,因而我认为“写意”的先决条件,不是主题式、话题式的技巧问题,而是有无思想视野的大问题(有视野,就会有贾谊、范仲淹、苏洵、朱自清般的心灵触动)。说到这,我有点激动:语文,无远弗界,尊敬而伟大的语文老师,你是否还在一口深不见底的枯井里蹲着?

或问:写意训练,以多少文字为佳?

曰:若短可以是两三个词,两三个镜头(如写征伐雄姿:白马,秋风,塞上。如写宁和景象:杏花,春雨,江南。如写孤独漂泊:古道,西风,瘦马。如写宁谧夜色:明月,别枝,惊雀。如写五四青年:眼镜,围脖,长衫。如写文革青年:袖章,标语,口号。写当代青年:眼镜,手机,零嘴……),想长,可以有几个角度,几个情节(例略)。

具体训练方法,及学生习作见前文(本人2011年四月《写意例文(一)(二)》)

朋友,论起高中写作教学,我们实质在做工程,而“写意”则是客观上摆在我们面前的两大核心工程(任务)之一。

破理。

初中开始了论说文写作,但初中小孩不会分析事理(他们的文章大多是观点加例子),但高中就不能这样,那么高中是如何分析事理的?

下面这个真实的教学“碰撞”,会给你答案。

我曾提到,学习上要搞清“退”与“进”的辩证(对立统一)关系,学生不解——“退”为何就是“进”,“进”为何包含“退”,“进”“退”对立,怎么会统一,这不明显的矛盾?(看,教与学,撞上了!)学生正襟危坐,目光直逼老师,教室里的空气似乎凝固了。其实,简单得很,你在学习上“进”(大踏步有效前进),你就必须完成两种“退”:1、从各种无聊的生活交际中“退”出来,吐出不三不四塞给你的糖蛋儿,扔掉想入非非赠与你的手绢儿,关掉手机,息交绝游,全力以赴,“退”回来!2、从不切实际的宏伟(学习)计划(如妄想一夜背二十篇课文、3000个英语单词,做200道数学题等)中“退”回来。退,大踏步后撤(像解放战争一开始,共产党北撤一样),只有在该“退”的地方,退得彻底,才能集中兵力打歼灭战,在学习上有效拓“进”!因而“退”本身就是“进”,“进”就得先“退”,“退”与“进”虽对立,但在一定的条件下(互为转化)高度统一,怎么会矛盾?!——(一片掌声)

接着,我又提出两个问题:

1、如果为了有效学习,只讲“退”,“退”过了头,意味啥?

2、该“退”不退是什么(会怎样)?

面对第一个问题,学生一时面面相觑,很挠头(又一次撞上了),其实很简单,真理向前半步就是谬论,任何论题一经抛出,就必须(辨度)划界,为了学习,“退”过了头,问题严重了,于是有人举手:从生活交际中“退”得过头,是“逃”,是“遁”,是“躲”……,实际上该交往的,还得交往,该旁顾的,还得旁顾,比如替有病的同学打饭,比如有人呼救,比如……你若置若罔闻,视而不见,你不冷血?(掌声响起)。从宏伟的(学习)计划中“退”得过头,就是顾此失彼的“停”,毫无理由的“搁”,  因东废西的“扔”……实际上该兼顾的,还要兼顾,比如你不能抓了语文,丢了英语,抓了英语,扔了数学,顾此失彼,因东废西,你重点突出,还要主次兼顾……(学生说到了点子上,有感觉了,思维开窍了!)

第二个问题答案来得快:该“退”不退,就不能握起拳头,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就是盲目(这是本质)的“进”,这样非但不能“进”,反而加速失败(这是恶果)!

这个“碰撞”,实质就是从哲学和逻辑的高度,多角分析事理,这就是“破理”,在高中必须学会。

关于这个问题,迄今我也进行了二十余年的研究。

破理一说,源自刘勰(“论如析薪,贵能破理”)。经过研究,我发现所谓破理,应该是进行相承分析、相对分析、相反分析。

相承分析,紧承论题正面分析(本质或原因、趋向或结果),前文“退”是为了更好的“进”,是例子。最典型的如《拿来主义》,人成为新人,文艺成为新文艺。

相对分析,对论题做界定,前文“退不是“逃”,是例子。最典型的如《拿来主义》,“拿”,不是胡拿(连烟灯、烟枪、鸦片、姨太太都拿来),而是挑选占有。

相反分析,从论题反面做假设论证(本质或原因、趋向或结果),前文该“退”不退是冒进,只能加速失败,是例子。最典型的如《拿来主义》,“拿”的相反是“送”,“送”的本质或原因,是自以为丰富大度,是卖国,结果是东西送光,只落得“磕头贺喜”(两手拍空)“人家抛给”(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

《拿来主义》不是杂文吗?是,但它也是论说文,是艺术化的论说文,它的思路为破理提供了最佳注脚。

破理(相承、相对、相反分析的模式,愚谓之“三相”)的普遍性(可复制性或可行性)在哪儿?

如果你认为前例(“碰撞”)人人都可做到,而《拿来主义》的分析也有道理,那么再放开视野看一下,“破理”(模式)有无普遍性(可复制性或可行性)。我从课文中,从高考范文中,从自己的随笔中又按比例,找出二十个例子,发现全可做成“纲要信号”(打开论说思路的放射状,“三相”提纲——见本人博客“破理”综合训练二十例),于是我的眼前亮起来:我可以组织单项和综合训练了!

练得结果如何?

我发现学生真的会说理了!我惊喜地发现,学生在论说文写作中,其观点虽不全水亮一新,但也有真知灼见,其感受虽不及博大隽永,但已能给人启发,其论述虽不尽鞭辟入里,但已能自圆其说,其表达虽不能脍炙人口,但确值得可圈可点,而最为本质的是,他们的(哲学、逻辑)思维得到有效开发(不再低幼化),退一万步说,他们一写论说文,至少不再没话说或瞎胡说了!(目前,这一切均得到学界认可)

“破理”是高中写作教学的另一核心工程(任务)。

从笔法上说,写意、破理,一种属叙写,一种属论说。从思维类别上说,一种属形象思维,一种属抽象思维。因而我个人认为,在高中有效完成写意和破理训练,学生既熟了(必备的)写作笔法,也提升了(应有的)思维能力,才算真正完成了高中写作教学的任务!

 

批评电话:1526537120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