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研何以入路?

 

                                                                     教研何以入路?

——写在教师节之际

 

                     山东微山一中    严承柱

 

                                         一

 

     教学,就得教研,教研就得入路。然而,有没有这样一种现象:

 

 动辄拉大旗作虎皮,讲领导叫我们怎样怎样,再么就是言必称赞可夫、马斯洛,或者杜郎口如何辉煌、杨思怎样风光,唯上,唯书,唯俗,就是不研究教学实情。

 

有,且大有人在。

 

这到底说明什么呢?

 

教研没有入路。

 

没有入路又怎样?

 

没有入路,你的思想永远沦为别人的跑马场,人云亦云,没有真知灼见,不能真正发现并填补现实教学空白(突破教学盲区)。如此,你说你教学(或对人的指导)都在点子上,会有真成绩,并持续获得过大面积丰收,你说你也能唤醒学生(或旁人)的创造精神,培养出高大、浑朴、鲜活的人来,你说你没有误人子弟,以致误尽苍生,那不全是鬼话?因此,可以毫不客气地说:“没有入路”,就是“瞎研”“空研”!

 

                                  二

 

 那么,教研何以入路?

 

曰:在于坚持“研究教学实情”,具体指坚持“听课,阅卷”。

 

搞教研,为何必须先把目光聚焦在“课”和“卷子”上?

 

因为(教师讲出的)“课”和(学生做出的)“卷子”正是教研的两个终端!

 

一位搞了三十年工程研究,在电业部门很有影响的朋友说:“工程研究的终端是工程运行,运行正常,且不断优化,你就是好工程师。”套用他的话,我们可以说:“教学研究的终端是自己或学生运用,运用自如,且不断优化,你就是好教师。”,自己运用,主要是讲课,学生运用,主要是做卷子。

 

课,分两种:自己讲(别人听,是他审),别人讲(自己听,是我审)。两种课体验不同,但收获是一种(心灵碰撞),都有研究的价值。

 

自己讲(请别人听)。请记:此情,是专门去“现眼”。大胆讲课给人听,实质是思想解放,投石问路(是研讨:是呈现,是晾晒,是交流,是试探),且不问是问道于盲,还是班门弄斧,亦或是抛砖引玉,一石激起千层浪,收获往往大大地出乎意料!总之,一方面,你原来那些高深的理论、伟大的设想,拿到课堂,会碰得粉碎,实打实,现点现,“原来”的一切远不是“运用”,如此“研究”的原始感触来了,天风海雨般的!另一方面,你或许填补空白,成了“众里寻他千百度”的宝贝,1999年3曰21日我的一堂作文课,石破天惊,获得了市教研室高度评价,从此让我走上了作文教学研究之路!

 

别人讲(自己去听)。请记:此情,是专门去“开眼”。不要自傲,更不要自绝,迈出心灵门槛,听别人讲课,就是照镜子,人家的长处当学,短处或许就是你(或一类人)的短处,当你眼前的课堂猛击你的脑门时,你就打开了一扇思想之门!至少在我听了我校一位老师讲《梦游天姥吟留别》后,我写了《关于诗歌的阅读教学》(发表在《语文教学之友》上),听了三中一位老师讲《文天祥七百年祭》后,我写了《流程畅,有亮点——一堂好语文课的两个根本标准》(发表在《语文教学之友》上》,我在金乡听完全市十八位老师的教学能手评选课后,写了《我们懂散文及其教学吗?》(发表在《中学语文教学参考》上),这些虽不足挂齿,但我以为,我似乎在阅读教学研究上入路了!

 

卷子。如果说教师(讲出)的课是一种教研终端,那么学生(做出)的试卷则是教研终端的终端,比如咱们的作文教学到底存在哪些盲区,光看老师的课堂教学还不行,你最好到阅卷现场做个深入调查。这里我要声明:一个学校,一个县,因为试卷数量相对少,其所有试卷还不能深刻反映本质问题,假若是一个大市(近万人口,或以上的)比如济宁市,南京市,一届考生有四五万,你能阅一次卷,你的收获一定是大大的!

 

我在济宁市,每年有两次市级大型阅卷,全市四万多份试卷,每次时间差不多一周,尽管冬天冻个死,夏天热个死,学校派谁,谁都不情愿,我是每每自告奋勇的。

 

不仅要去,而且要做到家。

 

2000年1月20日前后我去济宁阅卷,正赶上七天大雪,阅卷地点中兴宾馆门外,路上雪有一尺厚,且早已被车压得溜滑,但我为了能够复印到有价值的试卷,先是说尽好话求得领导同意,接着不怕天冷雪大路滑,到离宾馆将近两公里的打印铺,抱着十几本沉甸甸的试卷,路上一次又一次摔倒爬起时,其他老师正在暖融融的食堂里,围着热腾腾饭菜,轻松地吃饭呢。每每印完试卷再回来,当然饭点已过。说到这我有些激动,倒不是因为,有多苦,而是忽然明白,在我近乎愚蠢的行为中,似乎有一种罕见的精明所在:在更宽的视野,更大的范围内,发现学生短板,正是寻找教学的起点啊。是的,以作文为例,那些年我收集了1000余份典型原作,而很多是外县学生寄给我的。在那些日日夜夜里,我觉得我完成了作文教学研究的原始积累。我通过大量的调卷分析,发现我所在的这个学校,乃至我所在的大市,整个省,以至全国的高中作文教学,存在大片、大片的教学盲区!于是我高兴地要喊出来:我找到中学作文教学的起点了!

 

于是我大胆提出了一个口号:“在作文试卷上形成我的根据地!”,并在这种口号的鼓舞下开始拓荒,先后写出了《破理》、《写意》等论文。

 

功夫不负,也许我得了天灵地气,我从来没有为提高学生成绩发愁,因此我有更多的时间思考教学,这些年我先后发表了二十多篇省级以上论文,且多次被邀上市县级公开课,最近天津教研室副主任还在中华语文网上回信,高度评价我关于“中学作文突破”的理念,显然我面对的不仅是学生,而是学界了。这些或许微不足道,但我以为我创造了教研神话。

 

 事实告诉我:思想只能在事实的泥土中萌芽,真理只能在事实的天空中飞翔,要想有所建树,必须先研究教学实情。

 

                         

 

 须知,“教学实情”是与“教学先念”(指“领导的指示,书本的理论,同事的指点”)相对的概念,在选择上我是看轻后者的。

 

我知道,不听领导话的员工,不是好员工,但领导的决策有时离实际需要,还有十万八千里,需要我们审视,这不仅是因为“将在外,主令有所不从”,还因为具体问题,要具体分析;我也知道,不读书的教师不是好教师,但书本的结论有时离实际需要,还有十万八千里,需要我们修正,这不仅因为“尽信书不如无书”,还因为现实每天都有新变化;我更知道,不听人劝的人不是好人,但劝人者的见解有时离实际需要,还有十万八千里,需要自己分辨,这不仅因为“旁观者”未必“清”,还因为世上从来就没有点金的指头。总之,看轻“教学先念”并不是抛弃它,而是说只有不唯上,不唯书,不唯俗,弄清“教学实情”与“教学先念”孰先孰后,孰重孰轻,才能走上教研之路。

 

所以,先不要问领导来头有多大,不要言必称赞科夫、马斯洛,不要迷信杜郎口、杨思,先要实事求是,放开手大量研究“教学实情”,这是正确的思想方法(唯一的入路口)!

 

务实,务实,再务实,力戒盲从,把所有精力焦聚在“灵验有用”上,看准教学盲区到底何在,真理才会向我们走来!

 

违背了这一点,我们的教研这一辈子将毫无出路!

 

 

 

 

 

 

 

 

《教研何以入路?》有8个想法

  1. 严老师是有大智慧的人。不张扬、不投机、不取巧、踏踏实实,坚定地走在语文教学研究的大路上,每一个脚印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唯如此,才有了“这些年我先后发表了二十多篇省级以上论文,且多次被邀上市县级公开课,最近天津教研室副主任还在中华语文网上回信,高度评价我关于“中学作文突破”的理念”等在学界的良好回馈和反响。严老师的严谨治学精神值得我们学习一生,也祝严老师教研之树更加硕果累累!

  2. 谢谢您,weishanhu! 没有“大智慧”,只觉得“憨透”了,才配做教师,“傻完”了,才能搞教研,“户庭无尘杂,虚室有余闲”,俯首甘为,痴心不改,而后才能“衔远山,吞长江,浩浩汤汤,横无际涯”,此境,我虽未及,但心向往之。具体的教研,命在一线实际,提成绩,切忌野谈!

  3. 延安的天空是高远的,阳光是灿烂的,延安的槐花香又甜,延安的河水清又纯,希望在延安,延安实事求是,我们离“延安”还有多远?

  4. 严老师的善于研究的精神值得学习,坚持不懈的毅力值得佩服。我们现在的学校领导,真正重视教研的人并不多;我们的老师,真正愿意下功夫搞教研的人也不多。或浮躁不静,或急功近利,或安于现状,或制造神话……
    欣赏你坚持“研究教学实情”的提法,应该研究我们自己的课堂,我们自己的学生,我们自己的教学状况,从而发现问题,进而改善教和学。唯有此,教研才有出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