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或从思考出

 


 


   语言或从思考出


 


 


         严 承 柱


 


或问:学生的语言到底从哪儿来?


从生活中来,长期熏陶;从书本中来,多读书;从专项训练中来,多做题,勤练笔。但语言是心灵的产物,仅有前述三方面,还不足以产生语言,语言最后或许产生于思考


会思考,嘴里就有话。何谓会思考?即大是大非明就里,有足够的洞察和感悟力。这并非任意拔高对学生的要求,而是说很多学生,确切的说是孩子,躺在娘怀里没长大,低幼、偏狭,懵懵懂懂,无是无非,看上去很老实,其实头脑木得很,他们提高语言能力的途径,或许是首先提高思考能力。


哪里有大是大非?


世界风云、国家要务中有大是大非,生活尤其是家庭生活中人际交往、日常事务中也有大是大非:


那些黑白颠倒,只许你胡来不许我插嘴,占了便宜还要倒打一耙,拿着不是当理说,到处光棍得不得了,那些一手遮天,一意孤行,我行我素,坑兄灭弟,吃人肉不嫌腥,那些嘴大舌长,辣口为则,那些目光如豆,只看眼前,不计长远,甚至忘了自己姓什么,在那儿自掘坟墓的行为,就有大是大非。从语言教学的角度说,这些“是非”,就是最好的课程资源!


 “是非”孩子,必有话。面对“是非”,他们首先不会当看客,做摆设,躲在人群外,藏在角落里,他们会挺身而出,挤进人群,纵身“是非”漩涡,将一切(即便是父母、尊上、至亲好友)置于俯视的状态下,而陷入深深思考,常常热血沸腾,卷进思想风暴,煎熬在不平中,不平则鸣,这就有在种种场合上,喷涌而出的精彩语言了——


面对家庭成员,或许,他也不知道,他自己那些语惊四座的表达,惊天泣鬼的陈述,鞭辟入里的分析,热辣透彻的申诉,退敌千里的表白,拨云见日的阐释,脍炙人口的回应,化朽为奇的定性……从哪儿冒出的!


然而,行了,他打开语言的闸门了!


教学生“是非”,大概有悖温、良、恭、俭、让吧?不会。教育的终极目的不是捆绑人,而是让人学会独立思考,相反就是教育的失败!语言训练尤如此。


能否这样说,许多孩子口呐,是因为他们对生活是非,未曾有过思考?

《语言或从思考出》有2个想法

  1. 非常赞同严老师“教育的终极目的不是捆绑人,而是让人学会独立思考”的观点。但学生“对生活是非,未曾有过思考”的原因可能不单单是语文教学的事,原因应该是多方面的,比如我们的文化传统、当前愈演愈烈的应试教育乃至我们的培养目标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