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我在等好的句子”

 

                                                                    吴非

作文课,讲要求,写作文,批改,讲评;然后再写,再批改,再讲评……教师的教学习惯,学生跟着,也习惯了。如果在“习惯”中能有些发现和感悟,教学则未必会成为单调的循环。

有一届,语文课代表很爱和我聊聊,说自己的事,也对我的工作有好奇心。有回他收齐作文交到办公室,指着厚厚一摞稿纸,说:“老师,我有时想,你也蛮不容易的,我们的作文写得不怎么样,字也写得不太好,老师你每次竟然能全看下来;我有时看同学的作业,都吃不消,写得真不行,特别是字不好的,要像辩认甲骨文似的。你竟然经常要看完两个班的作文,真是很不容易,你怎么不厌烦?”

我说:“有时也会感到累,但不会厌烦,因为我在等好的句子,每次作文都有一些。”

课代表听了有些不知所措。因为他的意外,我想了一下自己脱口而出的话,——没错,我是在 “等好的句子”,而且好多年了,一直这样在等。作为有经验的教师,我在改学生作文时,已经明白不能抱太高的期待:作者全是学生,他们不过是在“学”;他们不是作家,也不是有经验的写手,他们不太可能有特别的天赋,否则就不需要我来教这些基本表达技能了。我只是期待他们能有一些进步,如果他们能写出“好的句子”,我就能心满意足,不知疲惫。

不要以为“好的句子”能唾手可得或脱口而出,要是能有那么容易,唐诗宋词也许就不算伟大了。作文教学,特别的惊喜往往正是看到那些“好的句子”。有时,作文有一些限制,多数同学的表达会比较乏味,这时,我便特别注意那几个“写手”会有什么样的表达智慧,他们会怎样来说这个话题。他们经常与众不同,有自己的意志,能写出很聪明的句子。当然,更让我喜悦的,是看到某位平时不太善于表达的学生,这回不同以往,出其不意,写出充满智慧或哲理的,或是富有诗意的句子,我便会开心地站起来,为之四顾,为之踌躇满志。作文教学,不正是要发现这么一点一滴的“好处”吗?仔细品味那些 好句子,仿佛能看到作者也正因此得意呢。

如果学生都很会写、能写,我这个老师也许就不需要这么等待和寻找了。在晚上,改完一个班的作文,有时我会重翻一遍,重读那些我认为很好的句子。我会想,这些句子是他精心锻造出来的,还是受到什么作品的启示?他本人是不是很在意这个句子?他的原句可能是什么样的?为什么他会把这个句子放在这个位置?他有没有其他的句子来照应这个句子?他有没有“剩余”什么句子?如此等等。

我经常不会失望。一些学生也知道自己写出了好的句子,并且有心地要把这个句子放在老师能注意的位置;有时,他们为想出一个句子,花了些功夫,而当他们想放弃时,无意间获得了满意的句子;还有,他是从好几个句子中选择了这一个的……

我曾经在课上建议学生把作文再看一下,看看自己认为满意的句子有没有被老师注意,说说可能的原因是什么;有哪些句子是老师应当注意到的,你把它划出来,让老师再看一遍,我以后会更加注意的。别管你的作文得分多少,每个人都要找一找,至少找出一句你认为不错的。这样的建议,也是提醒学生作文时设法写出“好的句子”,他以后在作文时可能会留意,也可能在写完之后再看一遍,——“再看一遍”,其实很重要。

我的学生作文写得好,未必是我教的。好作文大多因为有好句子而被发现。我每回接新班总能发现,新生作文就有许多好句子,我几乎因为好句子认识一些同学。这些学生从小学就受过好的语文教学,他们的语文老师会教,让他们懂得要有好的句子,才有好的作文。

不要认为“好句子”不重要,那些激动了我们半生、一生的诗文,不也往往是几句话么。

我在这方面做得其实不够好,我本该在更早的时候,用更大的力度去强调“好的句子”;不知道学生能不能记住要有“好的句子”,当年在课堂,我要是能多说几遍,甚至喋喋不休,也许能有好一些的结果。可惜的是我没机会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