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诗歌创作,请慢下来

                              

 

                            诗歌写作,请慢下来

                                        袁跃兴     来源:人民日报





         捷克作家米兰·昆德拉在其作品《慢》中写道:“慢的乐趣怎么失传了呢?……他们随着乡间小道、草原、林间空地和大自然一起消失了吗?”


    今天的诗歌和诗人,恐怕也在失掉“慢”的乐趣。在现代社会快节奏的影响下,当代诗坛出现了因为追求“快”而带来的副作用:诗歌写作和发表的门槛越来越低,写诗、评诗的人越来越多,而能让人耐着性子读下去的诗却越来越少,更不要说振聋发聩、直指人心的诗歌了……


   与今天流行的创作速度相比,获得2011年诺贝尔文学奖的瑞典诗人托马斯·特兰斯特勒默是个“落伍者”。他13岁开始诗歌创作,23岁出版了第一本诗集《17首诗》,至今共发表了163首诗,平均一年写两到三首诗。他的诗不仅短,写的速度还极慢。长诗《画廊》几乎用了10年时间,而短诗《有太阳的风景》以手稿形式到发表历经了7年。


 “慢下来”,是一种可贵的文化心态,更是一种文学写作的规律,是诗歌写作、诗歌欣赏共有的一种规律。诗歌所追求的是一种心灵感悟,需要感情的沉淀,只有慢才可能深入,才能有所积淀,也才会在一定的时候爆发,诗歌创作需要“慢”下来。


   当下,我们的生活常常是紧张、急迫、匆忙、受挤压的,包括文学在内的精神生活,愈加趋向“速度化”。很多时候,文学服务于这种追求速度的快乐,追求速度、追求流行成了某些人文学写作的重要依据。


   要改变这种状况,我们的作家、诗人,应该有放慢脚步的勇气,有望向心灵的愿望,有让灵魂沉思静默的能力……诗歌应当“慢”下来,惟其如此,诗歌才能具有超越时代与现实的力量,而这,正是诗歌存在于今天的理由。

涉及管理的十个关键词

涉及“管理”的十个关键词

一思维方法

二机制

三原则

四队伍

五武器

六人格

七希望

八文化

九聪明

十终结

 

管理是个相对的概念,狭义的指对属下的统驭,广义的指对周围一切人力资源和人际关系的调控。管理能力是最大的财富,研究它就意味着让很多人“脱贫”。

 

一思维方法

 

思维方法亦谓之思维方式,通俗的讲即怎么看问题。比如“兼听则明,偏听则暗”,比如“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比如“听其言,观其行”等。

这里我最想讲的就是一切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邓小平的改革开放之所以成功,就是因为他有科学的思维方法,他从中国的经济现状出发,得出了中国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结论。

一个领导,或者一个想有发言权的领导,你必须把那些积在案头的书面汇报先放一放。经常到到一线、到外地看一看。也许这一走你就会清风拂面,空气新鲜,灵感大发,答案多多。一个固步自封,坐井观天,孤陋寡闻的人,要说他还有什么思维方法,那就是一个字“死,死人还管理谁呢?僵尸自己不离位,人家也要推翻你,穆巴拉克就是眼前一例。

获得发言权是一切有为者的最大渴望。

别说是领导,就是一个普通人,比如教师也渴望在学界(或者在圈内)有自己的声音。但是他要在某一领域说话,比如作文教学,他就先不要在大会小会抢话头,而是闭上嘴,让大家先说,自己先去阅卷现场,批他千把份卷子,再整理若干范文,再带回其他阅卷者的感受。否则,你在任何一次会议上的发言都是放狗屁。狗屁还有臭味,而你的屁根本没味,你只有狗屙屎的架子,人家恶心。

“头脸”的话未必有人听,乡夫野老的梦呓或可振聋发聩。不然,为什么在学界发表文章的多是普通教师,而不是学校干部?

二机制

苍白的说教不绝于耳,持续的唠叨让人心烦,你知道这时你与属下之见的矛盾已经不可调和了。再发展下去不是属下听你“倒粪”,而是要掀你的桌子。这时你应立即打住这张嘴,去求助“机制”(机制泛指一个工作系统的组织或部分之间相互作用的过程和方式)。

譬如:

家里的孩子不听话,若常有两个像模像样的人来访,言语间他们分别无心的说上一些自己的经历和感受,就足够使孩子觉悟的。事实胜于雄辩,而且一个人就是一扇窗,一个世界,这个世界千山万壑,丰富多彩,孩子看风景都来不及哪有理由反对呢?朋友,你做过尝试吗?我做过,很成功。

譬如:

教学质量上不去,社会影响江河日下,老师们灰头土脸,没干劲,破罐子破摔,到班只是敷衍,备课马马虎虎,上课毫无创意。学生们当然就蜂拥般的转校或退学。这时的中层们便耐不住了。他们趁机扇风点火,蠢蠢欲动,好一点的开小会,坏一点的就上访或鼓动学生闹事。这时,你应立即停止大会小会对属下的指责、痛骂,赶快想办法。从明天开始敞开校门,陆续请专家指导,接办大型学术活动,或领着老师们到外地参访几个先进典型。就说前二者,来自外界的压力无形要激活学校这潭死水。人家要到办公室翻你的备课,要到课堂上听你的课,不仅听你怎么讲,还要看你怎么想,与你座谈,你随随便便怎么成?我校长不说什么,自有人督促你。开门办学,对话,交流,碰撞,还有什么活力激发不出来?

当然,机制还有竞争、奖惩等形式。

运用机制或许是一种拾着坷垃砸坷垃,借刀杀人的策略。

 

 

 

三原则

 

张三劝李四:鸡毛蒜皮的小事别往心里搁,只要他(一个与李四不睦的人) 不犯原则性的错误。看来原则是不可含糊的。

温、良、恭、俭、让,谦逊,和睦,友善是基本的人伦道德,其核心是一个字:情。情之外,还有理,理就是法,法就是原则。慷慨地对人,是道德;值得我慷慨,是原则。从中国传统文化走出的人,往往只讲前一面,不讲后一面。于是出现了这样一种局面:农夫被咬,东郭曝尸。其实,这是道德至上主义的必然下场。

原则的作用不是友善,而是为某种“权利”设底线,不然为什么有责任书、军令状,有协议,有条例?一说权利,君子张不开口,以为既然君子味,哪能小人心?其实世间都是先小人,君子,不明小人心,便无君子行。

想高速平稳地大行其道吗?好,请先铺好“轨道”!不要让狄仁杰、包拯等披肝沥胆,九死一生了。人治不如法制。

 

 

 

            四队伍

说白了,这是人的问题(亦叫组织路线)。

或许,谁都无法绕开,一种发了神经的天问:咱这群到底是些什么人?

是一窝碌碌无为的草包,还是一群开天辟地的精英?是心怀鬼胎、同床异梦的杂凑,还是肝胆相照、患难与共的知己?是性格相克的前世冤家,还是优势互补的黄金搭档?

什么人,办什么事。人,就是江山,就是世界,就是明天。假如“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就是最大的悲哀。对于管理者来说,人,绝对是一个特殊概念。因而,他必须在(审人、选人)用人上冷思考。

或问:何以冷思考?

曰:不避。

“内举不避亲,外举不避仇”。让我们从高度上认识这两个字,那就是超越一切世俗羁绊,实事求是地(审人、选人)用人,哪怕所用之人,是自己的亲人或仇人。仅以用“仇”来讲,曹操麾下纠集了多少“异己”分子呢?徐庶,徐元直不是一个吗?“不避”者,唯才是用也。

“鸟必须有羽毛,人必须有手脚”, 我敢说管理者,所稀罕的不是怎样的金山银山,而是人。

 

 

五武器

电影《人间正道是沧桑》中,八路军将领杨立青在山里拉队伍时,对属下有三不给:不给人,不给粮,不给枪。这“不给枪”就是不给武器。这或许是世界军事史上的奇闻。既然不给武器,那么要给什么呢?曰:先进思想。有了先进思想,就有了强大的武器。

几个人拜把子,一跺脚就成;但几十,几百,几千万人,如果没有“思想”来统一,怎么跺脚也不成啊!因为那是一群乌合之众。

由此,我们可以扪心自问:我们对属下的管理是否只剩下军阀作风,而从来没有过纲领,有过主义,有过思想,有过信仰?在战场上是旗帜感召人,是军号鼓舞人。在一项事业的征途上是理念凝聚人,是方法指导人。战略家和土包子的本质区别就在谁有“思想”。

须知:先进思想,就是一种科学的行动纲领。

 

六人格

请回答:属下凭什么尊重你?

是你的年龄?不是。因为有的人年龄大,不过是吃的草多,倒的料多,拉的屎多。

是你的位置? 不是。因为有的人并不坐在什么位置上,照样有人尊重。

我猜,受人尊重的根本原因是你的人格。

人格有巨大魔力。当年,有多少人甘心去延安?虽然那里穷山恶水,人们还是不远千里或万里。因为延安的红枣香又甜,延安的槐花清又白,延安人积极向上,有能为。

老子认为“无即有”。到了一定的份上,管理者不再靠汗水服人,而是以人格御众。你不是神,人们在心里把你捧到神的位置;你没有死,人们在心中祈祷你的永恒;你立于天地间了,正像诗界的李白、画界的张大千、小品界的赵本山、科学界的钱学森。

请自问:先生到底何德何能?“先生之风”也“山高水长”吗?

 

 

七希望

 

希望是什么?

希望是寒夜中的炉火,温暖着人们冻僵的躯体和心房;希望是亲人,永远让旅途中的游子带着最深的牵挂;希望是秘藏私房中的宝物,人们可以在奔波劳累之余,回来打开把玩一番;希望是怀揣在抱中,滚热的亲生儿女,为了他,再苦再累,以致搭上生命也在所不辞。

希望像狂飙,扯天搅地,让那些为之奋斗的人,甘心做飘鸿,最终去殉道。

但是希望不是遥不可及的政治幌子,而是实实在在的前行目标。

不要侈谈共产主义,因为实现共产主义必须从眼前做起,比如旧中国首先要解放劳苦大众,让他们翻身做主人。比如今天要实现全民奔小康,让人人都富裕。岂止是今天,就是李自成也懂得“希望”必须实在:“盼闯王,迎闯王,闯王来了不纳粮”。最简单的就是哄小孩洗手,妈妈不要大讲卫生、健康,只讲洗完了可以吃苹果,或玩游戏,如老鹰做小鸡等,小孩就甘愿听候发落:伸出手来,让妈妈去洗。

麾下的人们往哪儿奔,朋友?!

 

八文化

有一个“对话”节目,讲日本航空公司现任总经理,75岁的稻盛和夫在许多中国企业领袖面前公开自己的经营哲学:关注职工命运,利润算到最小。这个哲学使日航一年扭亏为盈,净赚1400亿美元。这个哲学就是企业文化。

说到文化,简单点就是一种生存的理念或策略。解放前,共产党的文化是“群众路线”,今天,共产党的文化是“求实创新”。任何生存者都有一种文化,即使是拾垃圾的朋友,他们也有,那就是不怕脏,不怕累,没白没黑,与不屑打交道。

文化是有个性的。君子讲大局,识大体,明大义,而小人则各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君子会在要紧的场合伸手救人,小人会在人情的火前缩头。人的差异根本是文化差异。

一旦你为你的团队注入一种文化,那里就有特定的风俗在!

 

九聪明

卒子不需要聪明,只要有耳朵,听命就是了,渡河也行,大不了毁了自己。但大将则不然,他承担的太多,如果脑子不够用,问题就大了。管理者必须是聪明人。

什么是聪明,曰:有认识能力和变通能力。“认识”是摆脱常规、书本后的独立思考和发现。“变通”是在没路时能临时找到一条既现实又简单的可行之路,它意味着大起大落,反常出牌,不是怪才、不是奇才、不是雄才大略是不会变通的。一大群人如果跟着一个缺心少肺的家伙,不会立即全军覆没,也会早晚呜呼哀哉,不然为什么千军易得,一将难求?

选卒不过看拼命,

选将就是选聪明。

古今中外多少事,

都在心肺两字中。

十终结

 

属下是不希望上司永远在那儿端坐的。

他们从上司入座的第一天起就巴望他早日离开。并非这个上司不受欢迎,而是任何事都有始有终,有起有落。你若终其一生坐在那儿,并坚持做某件事,而不是有一个短小的周期,恐怕给人的不是幸福,而是压抑和厌绝,最后就众叛亲离,爆发革命了。

朋友,从上台那天起,你就该对众宣布何日下台。在西方确实是这样。在中国,猴年马月 让人等白了头,熬瞎了眼,人们在下面不胡作非为,等什么?因为他们早已憋不住,要尿裤子,要拉屎,要蜷蜷腿,活动活动筋骨,或者至少找个地方放个舒坦屁吧?

忍耐是有限度的。属下是人(且是常人),不是神。所以周期必须短。

“短”使我们更老实:打算必须切合实际,简单可行;工作必须一日千里,追赶太阳;行动必须干净利索,雷厉风行;要求必须更多面向自我,而不是苛责属下,埋怨他人。

温不热的位置,摆不停的钟。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如此世间才安生。

 

                                                严承柱  2011年6月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