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该有什么思想




学生该有什么思想? 


山东省微山一中       严承柱 


 


学生该有什么思想?

曰:人文思想。

“人文”一念直接关乎学生写作视阈的开拓,然而不知什么原因,高中语文教材竟偷换了这个概念。它那二十个用来“图解”“人文”的专题,诸如“学会宽容”“讴歌亲情”等大多偏于道德说教,并非“人文”的全部内涵。至于学界的混乱就不多讲了。  

那么,“人文”到底指什么?说白了,就是人的价值追求,我以为应该包括“道德观念”和“自由意识”,前者指悲悯之心、感恩之怀、敬畏之心;后者指能进行独立或个性化的思考。“人文”的核心是“自由”。“自由”是西方送来的价值观。这对我们中国的中学生可能是奢侈品。老实说,学生仍生活在老实为第一天职,乖巧是最大可爱,顺从压倒一切的现实中。


而写文章对于作者却提出了相反的命题:“文章且须放荡”(萧纲《戒当阳公大心书》)。笔者以为“放荡”就是摆脱框子和套路,说白了就是思想自由,形式创新。



不仅如此,“自由”也是高考的呼声。高考作文正“鼓励学生自由的表达、有个性的表达、有创意的表达,尽可能减少对写作的束缚,为学生提供广阔的写作空间”(《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实验)》)。目前,有的考题干脆就是“立意自定”,像2007年江苏题“怀想天空”,2008年上海题“他们”,2010年广东题“与你为邻”,2011年山东题“这个世界需要你”,2012年河北题“把握方向”,2013年湖南题“我愿意”,2014年安徽题“剧本修改谁说了算?”等。应该特别指出的是,高考命题的价值取向越来越倾向“自由”(独立思考),2011年“自由”方面的题占59%,2012年占65%,2013年占82%,2014年占88%。“自由”“个性”“创意”已经成为高考呼声,“减少”“束缚”,“提供”“空间”逐渐形成国家意志!



因而,如何让中学生在作文中“自由”,即表现出思考的勇气和水平,就成了语文教师面对的重大课题。


“道德”不可无,“自由”更重要,触碰“人文”,势在必行。具体做法是:


写出《解读“人文”》(十篇杂文),印发给学生并逐一讲解。


先讲“道德”。


我想,沐浴“人道”光辉,必须拨开重雾:


a、“厚黑当道论”。真诚支撑世界,正义匡扶乾坤,良知从来没有变得羞涩可怜,人间正道,太阳永远是鲜红的,虽然时有乌云遮绕。“厚黑”何时“当”了“道”?


b、“功利盛行论”。以出世的精神,做入世的工作,为苍生谋福,为后人开路,光风霁月,丰碑不朽。对此,“功利主义”只能低头羞怯,“盛行”又何从谈起?


这便有《冷与热》《苦与乐》两篇,简言为“良知”、“眼界”。


后讲“自由”。


我想,真正获得“思想自由”,即能进行独立或个性化的思考,必须首先砸烂四座精神牢笼:


a、“现有既定论”。这个世界似已建立了既定秩序:中心牢不可破,权威高不可攀。但这个世界还要“明天”,要“阳光”,要“生机勃勃”,所以“中心”与“边缘”时刻在更易着,“权威”从登堂入室那天起,就开始了辞楼下殿,落荒而逃。唯陈者(哪怕一句简单的话)务去!“现有”无“既定”,大道通青天,哪怕你是荒郊野外草丛中一粒浑如萤火的亮点。


b、“伦理至上论”。师徒如父子,师道尊严,然而如果老师十三次都强调一个谬论,你还原谅他第十四次吗?要仰视,也要俯视;靠近,还要远离,但这不是背叛和抛弃,而是创新和发展。爱该爱的,信该信的。“伦理”不可“至上”。


c、“书本神圣论”。焚膏油以继晷,恒兀兀以穷年,而后汗牛充栋,而后著作等身,皆因为“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但象牙塔内,谁能预报日本9.0级大地震呢?玩文字还是探盲区,务“虚”还是务“实”,是思想方法的大问题。“书本”未必“神圣”。


d、“宿命难逃论”。底层,弱势,零起点,以极大的不对称迎战山崩海啸般的强势,似乎厄运难逃。但山外有平地,海岸有高滩,“宿命”奈我何?


 


困在四座牢笼里,人也就精神死灭了,怎么能目光如炬,独取视角,说出新鲜、深刻、精警的话来?这便有《正与野》《伦理与真理》《虚与实》《打与谈》四篇,简言为“野”、“真理”、“盲区”、“拳头”。


其次必须重审四种行为:


a、“一味谦和”。乌鸡啄瞎凤凰的眼,猴子撂倒大象,蜡烛竟敢嘲笑太阳的光辉,皆因后者一味谦和,任小人上脸啊!底气加大气有时等于酸气,人生需要说“不!”。


b、“一味执着”。白菜自有白菜的长法,萝卜自有罗卜的水性,提心吊胆,废寝忘食,肝脑涂地,没必要。否则,多情总被无情恼。有时一味执着不如若即若离更加“绿色”。


c、“一味瞻顾”。选择意味着放弃。让月亮欢笑,就不怕让满天的星星落泪。割舍就是一种自由。一味瞻顾,娘们儿而已。


d、“一味浪漫”。情感不是保险绳。在最关键处要用毫厘计算自己行为的长和宽,以留下一条可以后退的门缝。顽童和草包,傻蛋和饭桶只有一步之遥。一味浪漫不是自由。


恭守四种行为,人也就心理低幼,怎么能有成熟的见解?这便有《听与争》《即与离》《点与面》《情与理》四篇,简言为“高低”、“距离”、“铁腕”、“理智”。


十篇杂文内容自成体系。前两篇“道德”部分,扣“我爱”(这个世界),后八篇“自由”部分,扣“我更爱”(独立思考)。且不说这是否巧合了亚里斯多德的经典思维,冯友兰先生的“道德境界”和“宇宙境界”,单说在学生写作视阈里垦荒,或可功德无量了!。

来自山东省教育厅的评价

       2013年5月7日, 山东省教育厅业务厅长张志勇先生写信给微山一中侯荣良老师,对他的文集(《侯荣良教学论文集》)作出高度评价:“大作许多思想至今仍然闪烁着科学的光芒,读后仍然让人受益良多。”“大作价值很大。”“对教育事业的赤子之情令人感动,对教育事业做出的贡献让我敬佩。”

(转)从事教育工作的几点体会

 


(转)从事教育工作的几点体会


    


    ——在侯荣良教育思想研讨会上的发言


                    


                  


                  微山一中   侯荣良


 


 


 


老师们:


在这个会上发言,我感到底气不足。论学历,我的复员证上是“相当大学”,不是正儿八经的本科学历。老师们的学历,最低的是本科,很多是硕士生,可能还有博士生。论能力,现在一中的业绩是有目共睹的,远远超过原来的一中。我比在座的只是多吃了几年饭。但韩愈早就说过:“无长无少,道之所存师之所存”。所以我不是礼节性的,而是真心实意地说:在座的都是我的老师。


下面我说说在教育、教学工作中的三点体会,请批评指正。


一、   要不断强化自己的事业心


我首先 要说的是一个基本的人生观问题。那就是活着是为吃饭,还是为事业。干事业仅仅忠于职守还是力求创新,也就是说仅仅守住底线,还是要追求极至。还有,在一生中是随风倒还是要正直做人,坚持做人的原则。我对自己的要求是“三过”,即生活上过得去,业务上过得硬,人格上过得好。


所谓生活上过得去,那要根据当时的社会条件,现在生活水平,可以考虑健康问题,在条件许可下尽量做到饮食合理,但无论收入多高,也不能浪费,多余的钱可用在孝敬父母上、培养子女上,用在搞事业上。古人说“自奉必须俭约”。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国家困难时,每月有粮食计划,吃不饱就买点咸菜喝杯开水,肚子不难受,就算过得去。我的第一篇论文就是在这种条件下发表的。我在徐州地区的两次公开课,也是在这种条件下进行的,收到过当时江苏省教育厅吴天石厅长的两封亲笔表扬信。这是我向“业务上过得硬”的标准去努力的开始。所谓人格上过得好,就是为人正直,一个人的一生要经历诸多风雨,文天祥在多次风雨中,用生命和鲜血实践了他的誓言“留取丹心照汗青”。在我国现代史上,有个汪精卫,他在年追随中山先生干革命,被满清政府逮捕,也写出绝命诗“慷慨歌燕市,从容作楚囚,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但晚年在抗日战争时期却成了汉奸。所以人的一生要在任何风雨中必须始终保持一生正气。文革时期,红卫兵大串联,批斗吴天石厅长。据说他有心脏病,在1966年夏季被批斗后,心脏病发作,抢救不及时,去世。徐州的红卫兵抄我的家,抄出吴厅长给我的信,开我的批斗会,让我揭发吴的“罪行”。我在这个会上才知道吴厅长已去世。就在批斗会当场,我面向南方鞠躬默哀。红卫兵立即定我为“反动学术权威”,关进“牛棚”。在牛棚里虽然受罪,但我感到人格上过得很好。在“文革”后期,我被调到微山一中。在深挖“5.16”的同时还批斗右派。微山一中的张守一老师是所谓的“右派”。他和我同住一个宿舍。我和张老师关系好,无话不说。他曾给我说过:江青也就沾毛主席的光,还文化大革命的旗手?她算个屁!在批斗张的会上,因我和张同在一个语文组,有同住一个宿舍,点名要我发言,我只放空炮,没触及任何具体问题,事后张老师偷偷的给我说,老侯,在会上你一站起来,我的腿肚子就转筋,大小便失禁,我怕你把我给你说的关于江青的话揭出来,我说,张老师,那,我还是个人么!


至于同事之间的小事小非,个人名利之争,能忍就忍,能让就让,在人民内部,忍让不算丧失人格。有人说,侯荣良太懦弱。我不以为然。我坚信古人的话:大象无形、大象无声、大智若愚、大勇似怯。《水浒》上林冲和洪教头比武,看样子林冲胆怯,实际上不是。有人背后议论我:得罪了侯荣良不怕,他不懂怎么去给人使坏。我认为这对我不是批评,而是赞扬。我们绝不能在人民内部使用“绊子”。遇事要心地坦荡,不计较个人恩怨,要“内举不必亲,外举不避仇”,光明磊落。这就叫“人格上过得好”。


我还想再重点说说“业务上过得硬”。也就是在事业上追求极至。传说拉胡琴的,为了拉到极高的境界,手指上都拉出了“弦沟”。吹口琴的为了吹到出神入化,需含更多的音符而不惜把嘴开大。我不赞成用毁容来追求极至,但我佩服这种精神。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根据上级指示精神,我县组织部高立诚部长找我谈话,动员我到省城济南改做政法工作。这是提拔,但我婉言谢绝了。因为我已爱上了中小学教育事业,而且初有成就,就应追求极至。要把事业变成爱好,甚至变成“嗜好”,变成“瘾”。我在去年,已退休近二十年,仍写出教学论文《寓理于例与全方位多层次地分析问题》发表在《山东教育》201178月份2122期合刊上。近八十岁的人,不是想追逐名利,是“嗜好”,是“瘾”。我没有烟瘾、酒瘾,我有教研“瘾”。只有这样才能向极至攀登!我一身慢性病,也不知还能活几年,甚至不知活几个月、活几天。但只要活着,就要为我从事的事业奋斗!这就叫追求极至,用我的话说就是“业务上过的硬”。


二、   关于培养学生的探索创新精神


我想强调的是,首先自己要有一种探索和创新精神,才能培养学生的探索和创新精神。不能“以己昏昏使人昭昭”。


1963年发表的第一篇论文就是和南京师院钱仲联教授、上海复旦大学张世禄教授和中央教材编辑室的专家们在争论中写出的。和他们争论,就要先学他们的东西。边学边思考,边查资料,最后用创新的观点提出己见。这种创新精神要从年轻时培养。我读高中一年级时是1951年,我才16岁。当年冬天是抗美援朝一周年。有一天下大雪,我的语文老师出的作文题是《雪天纪念志愿军出国作战一周年》。我仿宋词写了一篇韵文:


上阕是: 北风展玉,河山琼衣。望天白雾茫茫,察河海浪花滔滔。鸭绿江祖国的前哨,志愿军中华的英豪,披风戴雪挫败侵略强盗。虽寒风如刀,为英勇气焰化销。冰封千里,视康庄大道。去岁首露锋锐,八城入朝鲜怀抱。跨清川越临津奋战年余,使敌元气消耗。


下阕是:北风喷棉桃,搓银条,大地粉妆玉围腰。圣洁新生的祖国改尽旧貌。


我的老师郑心哲先生,把我叫到办公室。先表扬我心中有一股正气,为文也很有气势,气韵很生动。接着问:你填的是哪个词牌?我说:我很喜欢宋词的韵律,长长短短,不像唐诗那样呆板。我没按词牌填。是乱写!郑老师说:那不行。填词一定按词牌一句不能多一句不能少。还要讲究平仄、押韵。你要喜欢宋词,就用课外时间多读多研究点宋词。


我按老师的话去做,也学了点宋词。但直到现在我仍觉得词牌束缚思想。前几年在重读《三国演义》开篇词,尤其在听了《三国演义》电视剧中杨洪基同志唱的主题歌,总感到开篇词虽有气魄,气韵生动,但情调太低沉。什么“是非成败转头空……”,什么“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太消极,太悲观。我写了一篇韵文,想改变它的基调。题目是《读三国演义开篇词有感》:


上阕:大江奔流,冲千古英雄。是非功罪由谁评?


下阕:浩浩群众,书写春秋雨风,世世代代涌不停,不留姓名,胜留姓名。历史人民来推动。青山更绿,阳光更明。


仍未按词牌填。我想我国的韵文,从先秦的诗经、楚辞,传到汉出了赋,传到唐除了律诗,传到宋、元,出了宋词、元曲,传到“五四”出了新诗。事物总是发展的。应创新才能发展。而诗词的灵魂是内容不是形式。叶挺将军不是诗人。他的一首诗真是振聋发聩。我没查资料,只记得大意:让人走出的门紧闭着,让狗爬出的洞敞开着。一个人举起鞭子高喊着:出去吧!给你自由。这是让叛徒颤抖让志士胆壮的电闪雷鸣!这就是诗,管他什么形式。


关于怎样具体的去培养学生的探索和创新精神,我不想在这里浪费老师们的宝贵时间。我那本小册子《侯荣良教学论文集》有这种精神和许多具体做法。假如老师们能挤出点时间,请给我批评一下。不过我想补充一点,在我的书中未说出的一些话。那就是这种创新思想是从哪里来的。


我的创新思想是从关心国家大事中来的。在毛主席逝世邓小平掌权之后,在对毛主席的评价上有不同意见。邓小平坚持基本上肯定毛主席。小平同志在“文革”中被打倒两次。毛主席在临终前还要坚持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小平为什么要基本上肯定毛主席,只说他发动的“文化大革命”要彻底否定呢?有人说那是从维护毛主席的形象出发。我想不仅如此。


我认为小平同志是以科学的分析为依据的。我们说,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前,毛主席从目的到方法上都是完全正确的。建国后至“八大”也没什么失误。“反右”扩大化和“大跃进”的失误,都不是主席一人决策。“文革”在方法上是完全错误的,应彻底否定。但主席发动“文革”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自己的名誉地位?他是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全中国全世界都公认的。他不是有什么自私的目的,而是主观上为了使中国的社会主义事业千年万代永不变色。他不可能以毁坏中国的社会主义事业为目的而发动“文革”,这是不争的事实。要是按100分制打分,新中国建国前主席得50分,建国后主席的目的占25分,即使方法上完全错误也只能扣除25分。所以小平同志主张对主席三七开是科学的,是完全正确的。不能以个人恩怨为标准而要以科学分析为标准,这也是邓小平理论的可贵之处。


小平同志继承的是毛泽东思想的灵魂“实事求是”,用他引用的民谚来说,“不管黑猫白猫,捉住老鼠就是好猫”、“要摸着石头过河”。就是说只要有利于发展中国的社会主义事业,什么方法都可用。不过在用的时候不能胡来,要在事件中不断探索前进。江泽民和胡锦涛同志又提出“三个代表”,提出“科学发展观”,把“发展是硬道理”推向一个新的境界。这就是在探索中创新。我们的革命领袖,我们的党和国家领导人,在掌握国家命运中,都是不断探索创新。难道我们在培养祖国未来接班人上,不该这样做?我们的学生是掌握国家未来命运的人。我们中小学教员看来是普普通通的人,但我们的责任是很重大的。应该时时警醒,千万不可掉以轻心!


所以我们当教员的,也要发展创新从前教育家的理论。我们要发展孔子、韩愈的教育理论。我们不但要“学而不厌,诲人不倦”,不但要“传道、授业、解惑”,更要培养学生的探索和创新精神。


老师们:请你们大胆发展中华民族前辈教育家和当代世界教育家的理论吧!


三、   要向群众学习语言


培养学生的创新精神,就要把课讲得通俗、生动、深刻。教学语言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我们除了向古人学习语言,向当代的语言大师学习语言外,还要向人民群众学习语言。群众是最能创造语言的。他们的语言不仅有艺术性,而且寓意深刻耐人寻味。我也想举几个例子:


例一:在“大跃进”时,我经常和农民在一起干活。有一次割麦,休息时,老农拿出掖在腰间的旧毛巾擦汗。我说:大爷,你这毛巾用了不少年了吧!老农笑着说:我这是毛巾吗?它没有毛啦,只剩下几根筋。这语言不仅艺术,而且发人深思:“大跃进”给人带来了什么?


例二:“文革”初,我被定为“反动学术权威”。在一次批斗我的大会上,我的一个学生,是红卫兵领导层的成员,平时给我的关系很好。为了保护我,他抢先发言。他说:你侯荣良有什么学术,更谈不上权威。不过“反动”二字必须保留。接着用说相声的语调说,你六个字的帽子给你摘掉四个字,三斤的帽子还有一斤。你应该轻松点吧!红卫兵们觉得他在奚落我。批斗会上一片笑声,鼓掌表示完全同意他的发言。第二天他把我从“牛棚”中解放出来。红卫兵门反对。他说昨天在批斗会上咱们是一致通过的。你们想,他只是个反动学术权威,没有别的罪行。现在我们否定了他的“学术权威”,论据没有了,那论点是不能成立的。中央文革的领导张春桥不是说知识越多越反动吗?我们一致认为侯荣良无知,那“反动”从何说起?所以从落实政策着眼,应该解放他。接着从怀中掏出《毛主席语录》本念道:“政策和策略是党的生命。各级领导同志务必充分注意,万万不可粗心大意”。红卫兵散去了。我被解放了。仔细品味这语言蕴含着多高的智慧和多深的谋略啊!


例三:在困难时期,一两粮票的稀饭给一勺。炊事员的勺子一抖,倒在你碗里只剩半两。本来办公经费不足,个别会计造假账,经费就更少了。群众白天干日常工作,夜里要大炼钢铁。肚里没饭,有的晕倒在地。个别干部不体贴群众,还把头扛在肩膀上训人。群众把这种现象概括为“三歪”:炊事员歪勺,会计歪笔,干部歪头。勾画了大跃进时期的局部现象。


例四:在生活极端困难时期,毛主席都不吃肉,只吃点青菜。周总理在出访或接见外宾时,让邓颖超同志买半尺布,换上破旧的衬衣领,套上礼服出国或接待外宾。那时天灾人祸太困难。每人每年只发一尺六寸布票。国际上有人骂我们:你们中国人,五个人合起来穿一条裤子。就是以此为据。五个一尺六是八尺,只能做一条裤子。但是当时个别腐败分子,吃饭还要荤菜素菜一起上,穿衣要毛料布料都得有,私生活更缺德违法。群众把这种腐败现象概括为“三个亦”。吃饭亦荤亦素,穿衣要亦毛亦布,老婆要亦正亦副。这几笔油彩画勾画了当时腐败分子的丑恶嘴脸和肮脏灵魂。


例五:在大跃进初期,局部地区搞什么吃大锅饭。要家家户户把锅砸碎,去大炼钢铁。生产队搞了个大食堂,让社员都去那里吃饭。生产力低,粮食少,群众都吃不饱。队里的干部多吃多占。群众知道后编了个歌:


队里煮了绿豆花,四个干部撑死仨,剩下一个没撑死,粒粒拉拉屙到家。真是喜笑怒骂皆成文章。


我之所以提倡学习群众的语言,是因为通俗、生动、深刻的教法,是和语言有很大关系的。把群众精炼、生动、深刻的语言学到手,再加以提炼,是对改革教法起到很大作用的。


当然对群众的语言必须再提炼,要去掉那些以偏概全的东西。我们是教育人的人,一定要去粗取精,尤其要去伪存真。不能原封不动的拿来用。原封不动,还叫创新吗?


我浪费了老师们的宝贵时间,很抱歉!


谢谢大家!我也非常感谢王玉强校长、张吉平书记为我提供这次会,是我能向老师们请教。谢谢王校长、张书记。谢谢一中全体领导!


 


                          (写于2012年秋)


 


 

自有神奇在

  


                自有神奇在


   ——忆侯老师的教育和教学


                   


 


山东微山一中   严承柱


 


 


作为学生,三十年没有听老师耳提面命了。三十年来,岁月的大河,涛声依旧,侯老师当年超凡脱俗、堪称神奇的教育教学情境,至今令我神往不已。


在教育上,侯老师反对强迫命令式的条例主义(这种主张以为制定了条条框框,就可万事大吉,它实际上是“左三圈,右三圈,脖子扭扭,屁股扭扭”的形式而已,根本不能改变人的心灵),提倡教育者,必须从受教育者的实际心理需要(美国心理学家马斯洛认为,人有七种需要)出发,认真反思并优化自己,从而“踩准点”(或曰抓准时机)在无言中征服之(见《欲望教育论》)。这是道法自然,以人为本的哲学,对于很多人来说,或许是一个很高的境界、崭新的课题,但侯老师却显示了降妖伏魔的神奇。


下面是老师做班主任时的一个事例。


有一年,侯老师刚到一个“老大难”班,任班主任,到任不久,正好赶上下大雪,那天课间操,别班的同学,全按时照常到自己教室门外的场地上出操,唯独侯老师班门口一个人也没有,而当时老师就站在教室门口,窘极了!这是故意给侯老师难堪,还是该班懒散惯了?这情景一下攫住了所有同学的目光。怎么办啊?正在人们焦虑之时,一个谁也无法预料的场面出现了——侯老师扒掉棉袄(只穿单薄的线衣),一跃登上教室前面的乒乓球台,舒展肢体,和着广播操的节拍和旋律做起操来。雪还在下,老师身上白了,头发白了,老师只是做着,此时教室里的同学或许撑不住了,先是一个两个,后来潮水一般,哄——,一下全出来,站在自己既定的位置,面朝侯老师,规规矩矩地做操。雪还在下,同学们身上也白了,但依然做着。当时,这一幕让全年级同学激动得情不自禁地鼓掌。这掌声里有什么?有一种旷世的新奇和震撼,更有心灵突然寻到归属、相见恨晚的幸福感。试想,这个班多么需要一位自信自尊、顶天立地、“敏行讷言”、行为果决的君子啊!而此刻,这人正神差鬼使般的在风雪中向他们张开温暖的双臂!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即使是无法征服的妖魔,也可能在击准心理的软肋之后,变成一只(或一群)温顺服帖的羔羊。教育不是笨拙的苦劝、苍白的说教,不是冰冷的纪律、苛刻的制度,不是战术,不是技术,是一种心理艺术(当然,我不否认,教育还需要一种至纯至真的大爱!)。


在教学上,侯老师的课堂汪洋恣肆,灵光四射、如诗如画,倾倒了一批又一批学生,那时候学生只恨语文课时太少了。


教学内容上,且不说老师的基础知识教学如何扎实而有奇效,单说阅读教学就让我永远击节。老师反对字词句篇,语修逻文,眉毛胡子一把抓,少慢差费的做法,特别注重思路(即结构层次)的教学,并提出一个崭新的论断:正确把握文章思路(即结构层次)与有效把握文章的立意有关。因此,老师对一些文章的结构独有见解。像《过秦论(上)》的分层,老师推翻了《中华活叶文选》上,张世禄先生注文的结论,也否定了南京师范学院钱仲联先生讲义的说法,提出自己的见解:文章可分三层,先写“秦”对“六国”不施“仁义”,后写“秦”对“人民”不施“仁义”,再比较分析“秦”“六国”“人民”的力量,导出“仁义不施,而攻守之势异也”的结论,而不是人常说的四层。像《岳阳楼记》老师只认为有两层:先写“迁客骚人”,再写“仁人”。像《内蒙访古》(12000字,26个自然段)先写“战”,再写“和”。这已经不是“批大隙,捣大窾,恢恢乎其游刃必有余地”了,而是“一捶捣散一头牛”。在古文阅读教学中,侯老师有一个独创——引导学生用分析句子成分法,翻译文言句子,再加上他善于把握文章思路(即结构层次),往往使每一篇古文既好懂,又好记,所以有的古文,老师讲完,学生就当堂会背诵,如《岳阳楼记》等。在惜时如金的课堂上,当你让学生,用最少的代价,获取了罕见的收获(尤其学古文),你就创造了教学神话!学生对你是怎样的感戴和崇拜啊!而由此迸发的巨大热情和无限兴趣,将使你的教学进入怎样的神奇之境呢?而这一切,全来自独创。侯老师的确如此。


教学方法上。说到启发式,有人认为“老师不提问,学生不说话,不能算启发式”。老师认为,如果“在关键问题上循循善诱,并留有余地,让学生充分思考,即使不提问,不组织讨论,不要求举手,而只生动形象的陈述,发人深省的设问,耐人寻味的停顿来分析问题从而促使学生积极用脑,启发学生独立思考,即使学生没说一句话,也算运用了启发式,不一定非叫学生说话不可。”这段颇有见地的话语,抓住本质,廓清是非,令人耳目一新。老实说,侯老师的课堂极少有提问,但在侯老师的课堂上,学生总是“心愤愤,口悱悱”,总是有“思想风暴”,总是有顿悟后的会心微笑。今天看来,老师的教学是真正启发式啊!何谓启发?“启”是打开,“发”也是打开,启发就是打开学生的思维。怎样打开学生的思维?教师必须有神奇的语言(如上文提到的“形象陈述”,“发人深省的设问”“耐人寻味的停顿”),因为语言是思维的物质外壳,是思想的直接现实,对教师而言,拥有“语言”就意味着拥有开天辟地的神奇!


我想,这神奇或许来自老师独特的认识和俯首甘为的奉献精神?

可贵的独立精神

 


       可贵的独立精神


 


        ——读《侯荣良教学论文集》有感


      


          山东微山一中   严承柱


 


 


 


对很多人来说,教育教学或许很简单,有上级的大纲和计划,有现成的教科书及参考资料,有朋友们的经验,但这一切加起来也不足以有效解决教育教学中存在的实际问题,于是人们渐渐从“唯上”“唯书”“唯俗”的心理习惯中走出,实事求是地看问题,这便是“独立精神”。而侯老师的论文集正充分体现了这种精神,请看——


在教育上,他尖锐地批评了强迫命令式的教育方式,提倡从受教育者的实际心理需要(美国心理学家马斯洛认为,人有七种需要)出发,认真反思并优化自己,从而在无言中征服之(见《欲望教育论》)。愚以为,这是道法自然,以人为本的哲学,对于很多人来说,或许是一个很高的境界、崭新的课题。教学上,就《过秦论(上)》的分层,他毫不客气地推翻了《中华活叶文选》上,张世禄先生注文的结论,也否定了南京师范学院钱仲联先生讲义的说法,提出自己的理论依据:划分层次必须依据文章立意。愚以为,这是阅读教学中,长文短教,化复杂为简单,“一捶捣散一头牛”的做法,是对学界隔靴搔痒者的当头一棒。在教学方法上,侯老师反对庸俗无聊的启发式——为问而问,认为教师“生动形象的陈述,发人深省的设问,耐人寻味的停顿”也是启发,这实质上强调,教师语言的作用;语言是思维的物质外壳,教师有语言魔力,学生思维才能打开——受启发。在教学宗旨上,老师反对在思想上捆绑学生,提倡“培养学生的探索和创新精神”,这一命题是在上世纪80年代前期提出的,可见其前瞻性。在课程改革的今天,我们提倡自主、合作、探究,力求课堂自然生成,说起来是操作问题,本质上就是,要奴性,还是要个性,要因循,还是要创新的原则问题,但这一问题在实际教学中远没有解决。


如果认真分析上述内容,我们就会发现,独立精神有两个支点:批判和原创。


批判。在任何一个领域中,无论前人(或别人)做出了怎样全面深入的思考,都有大片的认识荒野(盲区和误区)没有开垦,“垦荒”的责任落到我们每个人肩上,然而事实上只有那些深入实践,确实发现了“荒野”所在,并且心怀“我曹不出,如天下苍生何”(梁漱溟语)的使命感的人,才可能大胆站出来“扶起犁”——批判现实。当然,“批判”是有失“温良恭俭让”的,但科学不是伦理,伦理求“从”,科学求“真”;伦理求“稳”,科学求“活”。从这一角度讲,侯老师的批判意识难能可贵。


原创。有破就有立。不过这“立”不是自话自说,自娱自乐,也不是沉湎高蹈,云端漫步,更不是标新立异,故意搞“六个指头,仨鼻眼儿”;这“立”是填补认识空白,满足实际需要,往往化肤浅为深刻,化复杂为简单,化平庸为神奇;是在“救赎”苍生的初衷驱使下探出的实践“捷径”。我是侯老师的学生,曾长时间的亲身感受他的教育和教学——包括老师文集中提到的那些方面,感到老师的工作,思路全新,举重若轻,有着非同寻常的效果,许多在别人看来已经妖魔化了的学生,在他面前变成了温顺的羊,许多在别人即使费了劲也讲不好的课文,他也就三言两语,切中肯綮,有的课文(如《岳阳楼记》)学生竟能当堂背诵下来。


侯老师有着可贵的独立精神,这种精神使候老师的形象变得高大、浑朴、鲜活、熠熠生辉、光华烨野,因而感召(岂止是影响和哺育)了几代人。作为中小学教师,我们是“像蓝领工人一样,只习惯做不需要思想的体力活,平庸到心慌气闷,在令人绝望的氛围中,任凭自己的思想沦为别人的跑马场(在那儿年复一年的照本宣科,人云亦云),无视并容忍自己或学界认识荒野的公然存在,”(蔡朝阳语),还是有一种独立精神,这是一个要什么样的思维方式,建何种校园文化的大问题。


读了老师的文集,我久久地激动着。


 


注:侯荣良老师(1934年生),原微山一中副校长,全国劳模,特级教师,专业技术拔尖人才,先后任教于江苏徐州茅村中学,山东微山一中,多次应邀上市级公开课,先后在国家重要报刊上发表数十篇论文,弟子满天下。


 


 

扣问“突破”——关于当前的语文教学研究

 


扣问“突破”


——关于当前的语文教学研究


 


    山东微山一中   严承柱


 


老实说,目前的语文教学研究真热闹。


单说课题研究吧。基层课题如山,几乎摞满案头,高层课题如土,随处一抓一把。一件件课题逐级申报,一道道批复赫然而下。研究好像由雪片滚成无朋雪团,课题似乎借春风开出万千花朵。


课题是教研的载体,形式本身没错,问题是,滥搞课题不能不让人问:这些到底在学科上都解决了什么?或曰:学科突破到底有多少?面对此问,天知道有人会怎样脸红,怎样“王顾左右而言他”,怎样张口结舌,因为那些名为课题的垃圾,实在与“突破”毫无相干。


就科学研究而言,无突破,就是“玩儿”。


或问:前人把话说绝,我突破什么?


事实上,在任何一个领域里,不论前人的研究怎样全面、深入,都会留有大片认识荒野(或曰“盲区”)没有开垦(或曰“突破”)。(科研的最高使命就是“拓荒”,从而为实践提供有效理论指导,最大限度减少行为的盲目性)如此怎能无“荒”可垦,无“盲”可破?


又问:除少数几个名人之外,我们凡人也配谈突破?


思想要解放。科研“突破”并非名人的专利,普通人也有份,而且任何“突破”都以一线实践需要为前提,所以“普通人”最有发言权。“位卑未敢忘忧国”,“土包子”也能“开花”。现不揣拙陋,拟从基础知识教学、阅读教学、写作教学三个方面,展开说明笔者在语文教研中的突破。


基础知识教学(任举两例):


多音字教学。我敢说,学界很少有人知道中学生该掌握多少“多音字”,其实很简单,根据3755个常用字表和3008个次常用字表,再结合1985年国家颁布的《审音表》,你就会发现只有490个多音字需要掌握。好了,印个小册子,发给学生,念两遍得了,何须没边海量做题?


标点符号教学。对标点符号,人们只讲十六类(其中七类点号,九类标号),我们发现可为三大类别、两个规则。三大类别:1、表逻辑层次的,例如“。”大于“:”大于“;”大于“,”大于“、”。2、表语气的,例如“。”“!”“?”。3、表特定含义的,例如“”“……”“——”“《》”等。两个规则,例如位置、占格等(篇幅所限,不再详述)。由芜杂变简单,到这份上,傻子也能做好标点题。


阅读教学人们就一堂好课提出了十多条标准,我以为根本标准只有两条:流程畅,有亮点。课堂流程是否畅,取决于对文本内在逻辑的把握。《拿来主义》中一个“拿”字勾出了“送”“挑”“占”“搁”“赶”“吃”等,纲举目张,击一“拿”字,全文砉然而解;《眼睛与仿生学》(共十四个自然段的一篇说明文)中,“仿生学”在第十四段,用下定义法,“眼睛”分人眼和动物眼,用分类法,“与”就是可仿的原理,掏清三个概念只需二十分钟。“亮点”就是学生在“生成”时迸发出的灵光。窃以为此“二条”透穿本质,高度概括,最大限度的减轻了人们的认识负担。


作文教学其实面对三个问题“学生”“写”“作文”,这三个问题本质上分别是“主体”“行为”“对象”,但谁都知道,目前人们大多把精力集中在“对象”(诸如作文的开头、结尾等方法)上,至于“主体”应具备哪些因素(曰:思想、思维、材料、语言),“行为”应有哪些过程(曰:审题、拟题、行文、修改)则很少真正过问(这绝非是耸人听闻)。突破这两点,就是为提高学生写作水平,创造必要前提。这怎么会没成绩?


我所做的肯定还不够,但我明显感觉到学生因我的研究(自命是)而减少了学习的盲目性,学起来心里有底,带劲,且很快出成绩。我经常说:只要我班比你班,我校比你校,我区(县)比你区(县)多突破三个(知识)点(每个点三分),我就比你平均多得近十分,这样我们的语文教研就万岁了!


还问:除了面对荒野,解放思想,“突破”还有什么前提?


本人的经验就能挖出三点


一、着眼“小而实”。我始终害怕(并讨厌)“大而空”,追求“小而实”(唐建新老师尤赞同)。窃以为“大而空”就是假,你研究“阅读教学的美学”“作文教学的创新”,除了招摇过市,还能干什么?另外你怎么深下去?“小而实”是真玩意,有用,而且因开口“小”,容易挖掘深。“小而实”或可引来满街哄笑,但你不要老在意别人的鸟瞰和鄙夷,一切以有所“突破”前提。


二、自我“少期许”。我还认为人的精力有限,一学期(一年或几年)有一个突破就不错。每个突破就是一个教研亮点,几个学期过去,点点相映,我的“屋子”里就灯火辉煌,那时我也不轻易将“灯火”捧出“屋”外(不渴望成“星”),因为我首先要通过反复实验,让这些“灯”确能照彻或驱赶我眼前的黑暗。“少期许”——不要贪多,不慕名利。


三、有“痴心”。真正的科研成果,字字都是心锤就,行行都是血染成!所以你不是“憨透”了,你没有“出世”的精神,你不能忍受无边的孤独寂寞,你不能经受曲折坎坷的考验,你不敢直面大漠孤烟,长河落日,夜半钟声,巴山夜雨,天塌地陷(付出人格代价)……一句话,你不是在任何情况下“痴心不改”,“上帝”绝不会眷顾你。


或许正因为这些,我先后受市、县教研室特邀上公开课,也在省级以上刊物发表了二十余篇教学论文。


总之,从热闹中解脱出来,从山一样的课题垃圾中解脱出来,着实地扣问一下“突破”,是当前语文教研的核心问题。



 

开赴中学一线之前

 


 


开赴中学一线之前


 


 


山东微山一中 严承柱


 


 


 


 


 


再过几个月,很多高等师范毕业生就要开赴中学一线了,在这个激动人心的时刻,笔者很想送大家一句话:请准备务实。


一线短兵相接,真真切切,虽渴望理论,但更需要实际:


一、袖中必须有胳膊。人们常说,真的假的抻出袖中的胳膊看看。对于一线来说,这个胳膊主要不是指你发表了多少文章,上了多少公开课,不是指你搞了什么实验(如学杜郎口、学洋思),而是指你(或当今)的伟大设想、科学理念在学生考试成绩中得到充分体现——任何一项指标都高于同类。成绩是一线人的尊严。一线命在攻城略地,打胜仗,之外,说什么都白搭。正如神州八号必须与天宫一号对接才能证明中国的航天技术过硬一样,你必须用成绩证明你的教学有用。试想你的学生老考不出成绩,即使别人不骂你,你自己的脸往哪儿搁?这并不是鼓吹功利主义,反对教研,而是让你明确:1、不要用种种招摇掩饰无聊,忽悠观众,歪曲教研。须知,真正的教研,一定面对教学盲区,面对教学盲区,就一定有成绩。2、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今天,在课程改革的大背景下,考试不再是洪水猛兽,而是一块试金石,更能检验出教学行为的真假,比如考作文就不再命题作文一统天下,而是材料、话题、命题多种样式,文体也不作硬性规定,内容上鼓励学生有个性、有创意的表达(现在又有人提出允许学生有批判意识),所有这些无非更关注学生的思维能力、个性特长、人文素养,怎能是大家必欲挞伐而后快的所谓应试?今天,你考不出成绩(如你的学生作文均分老在及格线附近),你说你袖中有胳膊谁信?


一线要畅想,更要掏现


二、灶间必须有烟火。一线教学是真切的劳动,要淌汗的,就像在灶间不避烟熏火烤(或许最原始、最落后了)去做饭一样。在这里,眉毛会烤焦,眼睛会烟出泪,在这里,终日以为伴,诸如剥葱、捣蒜,换水、添碳,在这里,人要像炉中煤一样赤诚的燃烧,直至化成烟,化成灰,因为只有憨透了才不会向任何人讨价还价,才会乐此不疲,甘心去挖那两座永远也挖不尽的大山(批改作业)。一分汗水一分收获。眼下很多人,不愿再淌汗,小眼提溜地转,瞅着哪儿有空子可钻,心被世俗洗的溜光,在功利主义横行,市侩哲学猖獗的今天,许多人心不在焉!他们如果还在办公室守时,那便是上网、聊天、打扑克。这是怎样的劳动态度?!


有人很羡慕大学教授的闲雅。对此我只能说:请分清界面。


大学不是中学。大学可以清风闲云,象牙塔内做文章;中学汗流浃背,满面尘灰烟火色。 从大学毕业到中学任教,有十万八千里路要走,这不只是彻底地从理论回到实际,还要远离大学教师闲雅的绅士风度,确实卷起裤管,操家伙干活。也许这一干就十年二十年。这干是人生一种真正的锻炼和考验,不然,为什么一些有眼光的长辈总喜欢把自己的孩子送到又苦又累的一线去?好钢都是炼成的。


三、根下必须有泥土。科学的思想多萌芽于事实的泥土。每一位一线教师都不希望自己沦为一个可怜的人,都不甘于守在的层面,都不愿只低头拉车不抬头看路,但怎样让自己有思想,多建树?有不少人选择做文化贩子,什么孔子、叶圣陶,什么亚里斯多德、马斯洛,剪刀加浆糊,连篇累牍,哇哩哇啦,似乎修成仙,其实倒卖而已,倒是忽悠了不少信男善女为之击节倾倒,好像天下文章一大抄成了颠簸不破的真理。与之相应的就是一线教师拼命(更多是盲目)从网上抄东西,浮华为风,浅薄成性。究其实大家真正有什么思想,只有天知道!最伟大的选择就是面对实际。假如你有一百天时间,你应当拿出九十九天面对实际。你要不辞辛劳的去听课,从中发现老师们的长短(其实也是你自己的),并主动邀请领导和老师来听你的课,以求得真切(甚或无情)碰撞,迅速改进;要(不问是酷暑还是严寒)主动请缨参加一些大型阅卷,从中发现学生的通病(其实也是自己教学的盲区)。这些深入的实践活动,一定会形成独有的原始感触,让你越发看清权威的嘴脸和真理的荒野”——你的思想不久就会呼之欲出(你有写不尽的感受)。


这道理很简单:格(研究)物(客观事实)致(获得)知(科学认识)嘛!。当大夫的坚持临床,搞航天的常去现场,做生意的不离商场,搞教学研究的当然也要深入实践了。根于泥土的思想之花,才是鲜活的。


务实就是看真功、掏真心、探真理。一线最缺的不是务虚,而是务实,否则既是作风的轻浮,也是认识(不从实际出发)的错误!朋友,您认同我的观点吗?